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只是一个无聊的糖


ooc严重
学步车
小学生文笔

1
卫宫盯着面前这个小小的人偶,神色严峻。

说它小其实也不小,足有一岁人类小孩那么大。抱在手臂上的话,头顶可以顶到他的下巴。

但显然这不是什么脆弱的人类一岁小孩,而是某个Alter的缩小版。

现在,这个缩小版正面对着他坐着,尾巴拍打着地板,紫色的兜帽下,有些血色纹路的眼垂着,抿着的嘴露出一颗尖利的鲨鱼牙,一脸昏昏欲睡的模样。

啧,越看越像某个原版。

卫宫在心里批斗了某几个家伙之后,无可奈何把人偶拎起来走进了自己房间。

毕竟狂王的人偶什么的,乱跑起来也是很头疼的。迦勒底那么多从者,搞不好就被人逮住拿去分解了。

2

事情回到半个小时前。

当迦勒底的某个仅此一只的御主因为某不可抗的生理问题而在床上滚到床下时,玛修几乎是急得快哭了的跑来找到了卫宫。

面对“为什么不找医生或者女性从者而来找我”的疑问,玛修指着明明处于两人中间却因为体型而被忽略的缩小版解释说:是它带路的。

卫宫告诉了玛修红糖暖水袋和药的位置后,玛修就飞快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默默思索为什么平时身体健康活力无限的少女为什么会突然痛经以及该如何给她调养身子时,卫宫和人偶的视线对上了。

……所以说这到底是个什么鬼?

莫非是谁恶作剧把狂王变小了?嗯,也不是不可能。

“库丘林?”他试探性的喊道。

人偶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狂王?”换一个叫法试试。

人偶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不是狂王。

更悲剧的是,他没法把它交给正在痛苦的master,或者那不靠谱的几个分灵,以及不靠谱的医生与艺术家。无论是理性上还是感性上,都不觉得是正确的。

但抱着有关库丘林的事情必须迅速甩锅的精神,卫宫决定最后挣扎:“你要回去了吧?”如果不说话就赶紧跑路吧。

“不回去。”人偶的声音与Alter低沉的音色不同,它的声音更为尖细和稚气,符合了它的外形。

原来这货还会说话啊…

最后,卫宫自暴自弃的把它拎起来,往自己房间走。

好的,暂命名为库丘林.Alter.mini。

简称库酱。
3

库酱和身体等长的骨质长尾第三次熟练的环上卫宫的手臂时,卫宫正在看《女性痛经疗法》的第75页。

  低头一看就是那张凶萌的脸。
 
  他扒掉了手臂上的长尾,继续看书。

  然后又更熟练的缠上来,半边身子都团上来抱住了小臂。
 
  “……”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以前明明老喜欢缠腿来着的。

  他瞪着库酱,库酱也反瞪着他。

  对视直到库酱肉乎乎的手开始扯他的外套:“Acher…”

  卫宫毫无悬念的败了。

  他索性合上书,平抬起被缠住的手臂:“想吃什么?”

  库酱盯了他一会:“鳕鱼。”

  “那种东西这里可没……”正要驳回时,突然想起昨天库丘林从特异点钓了一大桶鱼回来,抱怨讨厌全鱼宴的罗曼把剩下的鱼都放到了临时的养殖水池了。那里面似乎有鳕鱼。

  “好吧。”卫宫勉强算是答应了。

  “那给老子快点。”

  这使唤人的口气倒是一点不差。

卫宫叹了口气,带着身上这个挂件站了起来。

  库酱爬到卫宫的肩膀上,大头蹭了蹭卫宫的白发,不轻不重的咬了他的耳垂,然后又咬了他的脸。

卫宫一僵,耳根开始泛红。

明明以前都喜欢咬脖子的!
4

卫宫确定,这货吃鳕鱼大概只是个借口。

比起没动多少的鳕鱼,原本作为餐后甜点的甜食已经被勺子挖见底了。

卫宫把鳕鱼推到库酱面前:“别挑食。”

库酱的尾巴晃了晃,把鳕鱼推开,仰着脸道:“Acher,给老子弄点酒来啦。”

“不行。”卫宫果断回绝:“未成年人不得饮酒。”

库酱的眼睛转了转,然后尾巴一扫,迅速的抱住卫宫的手臂,垮下眉眼,肉肉的脸露出几分委屈:“呐~Acher~”

“…不行。”

即使是个人偶,也是狂王的衍生物。现在这家伙,居然,在!撒!娇!

(对魔力D不禁回想起了被红颜美少年支配的恐惧)

除了master和童谣杰克这类的幼年从者,毫无遮掩的撒娇这类现象其实是少见的。卫宫一贯是态度随视对象而定,经常被库丘林说是偏心的老妈子。

不过,未成年喝酒和睡前吃糖一样,这是不能允许的。

最后库酱扁了扁嘴,还是吃完了鳕鱼和其它副菜。再吃完了第二份餐后甜点后,它尾巴一钩倒挂在卫宫的手臂上,两眼一闭就睡着了。

随时随地都能睡这习惯倒是没变。

卫宫把它抱在怀里,下拉兜帽遮住光。库酱的脸就压在卫宫的胸口,睡脸毫无防备。

总是这样子,对自己毫不在乎的态度。

明明承受着最深的诅咒,却永远都不会向他人求助的,王。

5
  “啊呀,这不是卫宫先生吗。”

  明明是选了最不会撞到人的路,却还是撞到了清姬。
   女子以折扇挡住自己半边脸,一双金红色的眼里有些疑惑:“这是?”

  “捡的。”卫宫回答。

  “原来如此。”清姬弯下眉眼,矜雅的笑道:“我还以为是您与库丘林Alter先生的孩子呢。”

狂战士的脑子都在想什么啊。

“别说笑了,清姬小姐,男人和男人怎么会有孩子。”

不能和狂战士计较逻辑,这是从者界的共识。上一个试图和南丁格尔证明自己没病的人已经被南丁格尔治(物理)疗(枪械)完后静养了一个月了。

不过清姬对这方便倒没有执念,只是在卫宫离开时微笑道:“不过,若是可以,有个孩子也不错噢?”

“……”

加速远离了清姬后,卫宫看了看怀里睡得安详的家伙,不禁小声抱怨。

“真是的,库丘林也好狂战士也好,个个都不让人省心。”

6
   结果一天下来,并没有找到甩手库酱的机会。
 
如果不还给master的话,大概该把它还给某个正版?
 
  想了想每次主动去那个狂战士房间的剧情发展,卫宫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那种事情,他完全不想回想。

结局就是库酱盘着尾巴坐在卫宫的枕边,看着穿着宽松睡衣的卫宫洗漱完毕。

虽说是为了圣杯而被召唤出的英灵,在迦勒底这个特殊的地方总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配合迦勒底而造成的日常化作息和活动让卫宫有种还作为人类活着的错觉。

与不同的人相遇,与不同的人重逢。

熟悉的人变得陌生,陌生的人变得熟悉。

“Acher?”

库酱扯了扯卫宫的袖子。

卫宫坐下来,弹了一下库酱的额头:“如果不是这里只有我,你这样叫会产生误解。”
 
库酱歪着头,伸出短短的手抱住卫宫的手腕。

“Acher?”

“都说了不要这样叫…”卫宫一顿,发觉自己似乎对一个人偶太上心了。于是他揉了揉库酱的头,躺了下去。
  “晚安。”卫宫伸手关灯,却半路上被突然一跃而起的库酱糊在了脸上。库酱的手抓着他散下来的额发,肚子贴在卫宫的脸上,但是它控制住了自己的尾巴,没有让上面的尖刺划到卫宫。

卫宫忍着把它丢出去的冲动把它拽了下来。

“晚安吻。”库酱伸出双臂,还是那张凶萌的脸,却多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凯尔特人都有这种习俗么。”卫宫无奈的俯下身子,在库酱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然而,一直温驯的人偶突然爆发出不符合它外形的力道,双手犹如钢箍般固定住卫宫的脸,凶狠的压迫感直接通过皮层传到了骨骼上。

在卫宫做出下一步行动时,人偶迅速而精准的把嘴压在了卫宫的唇上,甚至伸出软舌撬开了处于震惊中的卫宫的齿关,舔舐过他的齿关。

这纯然是一个吻了。

卫宫瞪大眼,伸手抓住库酱的后颈准备把它扯开。

果然和库丘林沾上关系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在卫宫下手前,面前的库酱松开了他,大团的紫色烟雾开始将它包裹起来。

这一系列变故短暂而突如其来,卫宫的脑子一时间甚至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那团烟雾颜色越来越浓郁,体型越来越大。

血红色的双眼从烟雾中显现,熟悉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被巨大的骨质带刺长尾卷住小腿的一瞬间,卫宫背后渗出冷汗,开始疯狂的挣扎逃离。

开什么玩笑!那家伙!

然而他注定是失败了,狂王的长尾一拉,卫宫毫无悬念的因为重心不稳而倒在床上,手腕被压住,身体被从身后压上来的重量完全制住,全力发力下连床都开始动摇,身上的这个家伙却纹丝不动。

“怎么,”熟悉的低沉音色从耳边传来,狂王尖锐的牙齿压在卫宫的后颈上:“刚才不是很乖吗?”

卫宫大口的喘着气,被压倒性的力量掌控,所有的挣扎都变成的无效行为。尽管如此,他仍然选择继续反抗。

眼前这个狂战士可不是能用言语阻止的家伙,他的目的清晰直白得很——!

“Trace——唔!”

狂王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尖齿刺入皮肤,深色的齿印上渗出点点血珠。两根手指探入口腔揪住舌叶,疼痛之下吟唱被迫打断。

然后,熟悉到绝望的剧情发展。

睡衣撕成长条,双手被限制。蛮横粗暴的压制,青紫的指印和要咬痕布满身体。被迫交换体液时断断续续的喘息和情(和)色的水声交替响起。意识因感官持续受到过强的冲击而在欲(谐)潮沉浮,汗水顺着肌肉的沟壑而下,聚集在胸口深色的两点和腰腹上。皮肤下仿若过电一般,被固定的身体不断的颤抖。

实在是、太难了——

当不知道第几次被要求再来时,卫宫伸手推开狂王的脸,生理性的眼泪顺着脸庞流下,断断续续的几乎是用气音说了句“去死”。

狂王低笑着咬住他的耳垂,感受着身下人过快的心跳和呼吸,忽然念头一起,贴着卫宫的耳朵,学着库酱的声音低声道:“呐,Acher~”

卫宫一僵,犹如煮熟的虾,从头红到尾。

狂王仍不知收敛的持续用库酱的腔调道:“再来一次嘛~”

“你够了!”

——————————————————————
后续
“咦,前辈你不痛了吗?”
“嘘!我今天是想偷懒啦!”
“前辈太差劲了!我这就去告诉医生!”
“诶等等!玛修!(从床上摔倒地上)呜呜玛修,人家只是想休息一天啦…”
“没、没事吧前辈?”
“玛修你也知道灵子转移很累的嘛…”
“那、就这一次…”
咕哒子:计划通!
———————————————————————
“前辈,那个狂王先生的人偶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啊,是库丘林.alter给我的。平常老是乱跑,还受伤了,昨天我让清姬拿去给我修补了。”
“诶?清姬小姐修补没问题吗!”
“她说她擅长来着…不过到现在也没还我呢?”
“可是今天早上我还看见了那个人偶啊?它给我指路来着。”
“啊?那你看到的那个在哪?”
“好像是在卫宫先生那里。”
“嗯,你听我说,玛修。今天不要让别人靠近狂王或者卫宫的房间。”
“诶,为什么?”
“听前辈的话就对了!”
“噢噢!明白!”
——————————————————————
今天是狗子生日呢( ー̀εー́ )
于是匆忙赶了个短糖(๑°3°๑)

评论(10)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