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c汪影弓

大概是绝缘里面的设定
黑帮c汪X卧底影弓
日常小学生文笔
取名废决定不取名

那家伙来的时候,大约是深夜。

一场滂泼大雨后,整个城市都湿漉漉的,轻云荡过夜空,空气中都带着寒意。

白发的青年就这样出现在门口,从头到脚都滴着水,头发软趴趴的贴在生着黑色裂痕的脸上。

“收留我怎么样。”

一身狼狈,他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虽然语气近乎命令,但本人却只是疲乏又勉强的站着,在得到允许前甚至不向温暖的室内前进一分。

“就一夜。”

讨价还价一般,他补充道。然而态度却没有一丝软化,像是笃定了对方会答应一样的自持。

大约几十秒后,对方哑着嗓子说。

“好。”

进门,熟练的在玄幻处换鞋取毛巾,客人擦着头发走进客厅,附带品一般的捎了一句“谢了”,便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蓝发的男人关上门,叹了口气。

啊啊,麻烦的家伙。

  “先说好,既然要在我这里过夜,就要做好觉悟啊。”

  “啰嗦,你的脑子里只有本能吗?”

一边抱怨一边用干毛巾擦着头发出来,emiya赤脚踩在木质地板上,小麦色的精壮身体上松垮的围着白色浴巾,鲜明的颜色对比产生了些许色气的气味。caster捻熄了手头的烟,侧过头恰好看见透明的液体顺着蜜色肌肉的沟壑滑进白色浴巾的场景。

视线顺着对方流畅优美的线条而上,肆无忌惮的沿着人鱼线,经过结实的腹肌,胸膛,流过分明的锁骨,攀上脖颈,下巴,最后定格在对方冷淡的年轻面孔上。

caster吹了一声口哨,猩红的双眼如尖刀一般笔直锐利的看着emiya,眯起眼享受视觉美食得同时也传达着直白的审问意味。面对这种挑衅般的调情,emiya只是瞥了他一眼,丢出一句话。

“原来你的大脑内部不全是水啊。”

“毕竟天上掉馅饼的事,可不能掉以轻心啊。”并未被激起一丝一毫的怒气,caster只是懒散的靠在沙发上,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尤其是你这种家伙。我可不想一觉醒来,被人押在局子里。”

若是平常,他也许还会和这个家伙斗下嘴,但是现在不同。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既然是对方主动放低姿态要求收留,那么他就不需要去计较这种小事。比起预想中会收到的回报来说,这种小小的退让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看穿了对方的想法,emiya也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回答问题,只是走到库丘林旁边坐下了。

“你不用担心,这点信用我还是有的。”用力擦了擦头发,他垂着银色的眼睫道:“虽然很把你送进监狱,但不是现在。”

把半湿不干的毛巾随意扔到一边,emiya把碍事的刘海往上翻,反复几次总算暂时定住了型:“不过我可不保证,能让你好好睡到天亮。”

“真是吃不得亏的家伙。”

“彼此彼此。”

emiya摸着遥控打开电视,一通按键后,屏幕里正是一则家居电器折扣活动的广告。扔了遥控器,他眯着眼睛躺靠下来,用手臂枕着脑袋,就这么懒洋洋的看了起来。

如果再蜷缩一下的话,大概就是只猫了。看着对方眯起的金色眼眸,caster在心里暗笑。也可能是只休息的豹子呢。

“说起来,怎么突然来我这?”短暂的安静后,caster让话题回到了最中心的问题上:“你身份让人发现了?”

“很抱歉让你的希望落空了,我只是单纯的不方便行动而已。”

“那还真是扫兴,本以为卧底会更刺激点。不过,”caster意有所指的看向对方怎么怎么看怎么色气的身体:“做到你这份上,确实也挺有意思的。”

“呵。”

不做评价,emiya以一个含着不屑厌烦和其他感情的音节截断了这个话题,依旧是冷漠的神色,微微皱起的眉却显示出他的不耐。caster知趣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无论掌管家族黑道势力的自己,还是在被警方派去各黑帮之间卧底潜伏的emiya,即使是怎样的暧昧不明,两人的交流永远都有一个无形却严厉的界限。

如同emiya所说,他们不过是炮友关系罢了。

不过,caster不是那种万事全用机智衡量的人。他对一个人感兴趣的话,纯粹的肉体或者精神关系,都不是能让他满意的条件。

当那只手探进浴袍摸上对方劲瘦的腰部时,caster感觉到了那家伙肌肉一瞬间的紧绷,然后是一声不耐烦的“啧”。

“你非得在这里做?”

“沙发上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清理很麻烦啊白痴!”

emiya下意识的向后瑟缩,caster则不紧不慢的推进。手掌从腰间游移至胸口,嘴唇亲吻着对方的脖颈,呼出的气息撩拨得对方体温上升。

“去床头柜拿…唔”

强装镇定的要求被压下了,伴随着压迫者喉咙里的低笑,被收留者心一横,近乎自暴自弃的用双臂环住对方,发泄似的啃着贴上来的嘴唇。

啊,总是这样,真是外冷内热的家伙。

蓝发的男人想着。

真是一点没变。

emiya半边脸埋在枕头里,侧滑下的头发遮住了他剩下的半边脸。caster看不到他的脸,只是从对方均匀的呼吸声中判断出emiya并没有醒来。

一般来说,一夜混乱过后的第二天,早起的一定是作息规律精准的emiya。不管前夜疯得多厉害,这家伙第二天总能衣冠整齐的站在床边拉开窗帘,在强光把caster刺醒后摆出一副冷脸。

不过这一次,确是caster先醒了。

和emiya不同,caster是一个对床伴很绅士的人,他可没有把床伴弄醒的恶趣味。不过,像这样安静的盯着近在咫尺的脸,倒也是少见的情况。

手指隔空描摹着那条自眼角蔓延至锁骨的黑色纹路,动作出乎意料的轻柔。

虽然emiya找他上床总是些随意的理由,每次也很顺利的做下去,但是库丘林感觉得到对方心里的抗拒。无论是被抱时候无意识的小动作,还是事后冰冷的脸色和语气,都在表达着对这一行为的反感。这是个很矛盾的心理,但caster觉得放在emiya身上来说确是十分正常。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相当欣赏这种矛盾带来的情趣感。

明明明确的表示着不会有肉体关系以外的进一步关系,却自顾自的陷入纠结,不断的自我批判审问和说服,这样子的emiya比那个老成而工于心计的emiya有趣多了。

“看够了没。”

低沉的音色自面前的躯体里传出,金色的眼睛在散乱白发后若隐若现。

“我说没有你会让我继续看吗?”

“有空说废话不如早点起床。”这么说着,emiya利落的起身开始找衣服,然后才想起自己的衣服应该在沙发前的桌子上而不是床上。

可恶,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把他从沙发上做到了床上。

caster看到emiya阴晴不定的神色就了然了,指着床边衣柜道:“穿我的吧。”

“……”

“怎么?”caster挑眉,向沉默的emiya投入疑惑的眼神:“喂喂,都被抱过了,你还在乎这种事吗?”

emiya深吸一口气,在没有勇气说出“我没有和别人共用内裤的习惯”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赤身裸体的下床去了客厅。

于是理所当然的,某个家伙的目光,肆无忌惮的盯了他的残留着各种痕迹的身体一路。

附带一声轻佻的笑声。

两个共用完早饭后,emiya并没有直接离开。

从对方口中得知并不打算在今天白天离开后,caster莫名的松了口气。

虽说是准炮友关系,但是除却肉体的相性问题,caster对这个男人还是保持有相当的兴趣的。他对这个男人的了解其实是相当少的,连对方的喜恶都知道甚少,更别说家庭背景一类。反而emiya似乎对他了解比较多,偶尔emiya给他做饭时,都相当符合他的口味。

“你戴眼镜?”

“偶尔带。平光眼镜。”

简略的解释了这幅不合形象的眼镜,caster继续无聊的看着对方做家务。虽然说是要待在这里一会,但也不至于非得做家务来打发时间吧,还这么理所当然的边收拾批判自己的生活作风,真是有些家庭主妇的情操。

心里吐槽着,caster还是不甘于沉默的开口了。

“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emiya收拾房间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道:“是美瞳。”

“我当我傻?”

“嗯。”

“……”

每次emiya这样子回答他的问题时,都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也许这只是emiya拒绝回答而进行的话题转移,但是更多时候倒像是一个小孩子顽劣的笑话般,让人生不起气。

“不过,”emiya还是继续答道:“反正你也调查得到吧,关于我的左眼做过手术这件事。”

“喂喂,我可没有做这么多余的事啊。”

“调查一个卧底不算多余的事,还是说你觉得我压根就够不上格让你费时间?如果真是那样,我是不是要为我的自我意识过剩而道歉啊。”

“你这家伙倒是听人说话啊,我可没说什么看不起你之类的。你可是潘德拉贡家举荐的,可没几个人敢轻视。”

“哦?那让你费心还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emiya一边不冷不热的回答着,一边把桌子上的东西摆整齐。他现在身上套着caster的衣服,熟悉的味道总是让他轻易的想起和衣物主人肌肤相贴时对方身上的气味。emiya对此有些烦躁,但昨天跑到caster这里的时候本来就是无处可去才来的,自然也没有准备什么备用衣物。而本来应该在昨夜洗完烘干的衣服因为某个家伙的发情导致没能完成工作,第二天一早上起来只能选择穿对方的衣服。

最火大的是,他现在其实是属于真空状态。但是某个蠢货丝毫没有发觉。也好,这种事情最好永远不要发觉…

“Acher,你看一下。”突然的发问。

“什么?”下意识的回头。

那架眼镜就这么恰到好处的在他回头的时候架在了他的鼻梁上。然后对方又伸手揉他的头发,直到它们完全散落下来。

“啧啧啧,这样子一看你这家伙才十八九岁啊。”

“……玩够了吗?”

“不够。”caster凑过来捏他的脸:“以前就觉得了,你这家伙脸真是嫩。”

忍住想打掉这个狗爪子的欲望,emiya皱着眉头:“无聊,拿走。”

“没情趣的家伙啊。”caster嘴上抱怨着,还是取了下来:“真难想象你这家伙的青春期是怎么度过的,真的追过女孩子吗?”

“将你这种毫无任何优秀品质的劣质男人与可爱的女孩子相提并论的话,女孩子们会哭泣的吧。”

“说的不错。但是你昨晚是和一个毫无任何优秀品质的劣质男人上床而不是可爱的女孩子。”

“人在极其缺乏食物的情况下也只能啃树皮充饥。”

“那看来我这棵树品质优良,让你恋恋不忘的啃了这么多次。”

“……”

emiya回头凶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把手边的衣服扔在了caster脸上:“我去收拾厨房。”

caster把衣服拿下来,冲emiya的背影喊到:“喂,Acher,要不要考虑一下辞职来我这做保姆?待遇优厚噢。”

“滚。”

  “不过说起来,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这的。”

  caster翻出了不知道落灰多久的医药箱后,把emiya受伤的手拽了过来:“要是你运气不好,这套房里住的可能就不是我了。”

   看着右手手臂上不算太严重的伤口,emiya微微皱眉。两人现在正坐在沙发上,caster给他进行伤口消毒。要说这个伤口的来历,并不是他前几天黑吃黑的混战中留下的伤,也不是昨天被追杀的时候落下的,而是刚才和caster打架时误伤的……

   所以说为什么要把一把赤色长枪放在墙壁上挂着。

   不过caster这家伙的生活习惯,随手把凶器搁在墙上挂着还真不是不可能。

  emiya抱怨时,caster耸肩回答道: “这是我老师以前给我的,反正用不上,就搁在这了。”

“老师?”

“嗯,是个相当严厉又变态的女人。”

emiya内心一点也不好奇什么样的老师能教出这种人来。

“你说住的不一定是你是什么意思?”

“这个啊,”caster包好绷带后挠挠 头发:“这套房是老师的,不过她基本不要了。我是因为最近工作才暂时住在这里,平常可能是我的弟弟在这。”

谈及家庭,emiya的神经有点敏感起来。他并不打算和caster交换过多个人信息,他目前还待在caster这里只是因为阿尔托莉娅的人还没到达这座城市,身上的物资都丢失处于被当地黑帮盯上的状态,目前没有比较合适的去处而已。

只是迫不得已而已,并不是什么特别的理由。emiya在心里说着。只要得到了任何一方同僚的联系,他就离开这里。

所以,现在只是要得到情报而已。

“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找到这的?”

caster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emiya先是一愣,顿了一下回答道:“你自己告诉我的。”

“我可不会随意把这个地点说出去哦。”caster的口气半是玩笑半是认真。

“是吗。”emiya冷淡道。

也不知道哪个白痴,半年前在地下酒吧喝多了勾搭他的时候,附在他耳边把这个地址轻而易举的说出来了。

不过那时候,caster和emiya并不算认识。对这个男人来说,大概就是一次随意的酒后乱性吧。

醉鬼的邀约,作不的真的。

“caster,明天之前我会离开。”

“这么急?真的不考虑做保姆?秘书也行?”

“滚。”

“啧。不过你哪天不想给那个小丫头卖命了,还是可以来我这。”

“把你的狗爪子拿开,立刻马上。”

“你今天就走了,我总得收回本吧。”

“你脑子里就只有——说了不行,把手拿出去、你这——”

“嗯?!你没穿内…”

“砰!”

emiya的拳头和caster的脸来了次亲密接触。

一张脸完全红透,emiya几乎是咆哮道:

“滚!”


caster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那家伙离开的时候,他其实是醒着的。对方虽然动作很轻,但在黑暗中离去的声音仍然十分清晰。

caster没有睁开眼睛,等到emiya完全离开后十分钟,才坐起身开灯。

从床边抽屉里摸出烟,他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窗外凌晨两点的夜色。天空上有一层厚厚的云翳,看不到月亮,而地上的灯光任然不知疲倦的亮着。车流滚滚,高楼林立,千万灯光在无边夜色中勾勒出这座城市的轮廓。

吐出一口烟云,一片安静里,思绪随着夜色蔓延开来。

和emiya保持这种关系有几个月了?大概两个多月?那么,认识他多久了呢?

粗略算来,两年半?还是三年?

记忆中开始,就一直是斯卡哈严苛的训练。不同于弟弟们在体力方面的卓越天赋,caster比他们倾向于脑力活动。而作为长兄,一直以来也是被老师施与更多的压力。

那时候大概是因为斯卡哈在国外陷入忙碌,让他们有了一次难得的机会落跑。自然是caster带头,三个人在地图上一划拉,跑去了日本。

结果呢?三个人因为太兴奋完全忘掉了实地问题。到了日本后,硬是没看得懂那或弯曲或板正的字符标注的地图。而试图用英语交流时,却硬生生被对方的口音打败。一直到了快傍晚的时候,还没选定个过夜的地方。

那趟旅程真是糟糕又混乱,但对于他们来说,确是新奇又自由的。无论是区别于自己的东方人样貌,还是陌生的异国风情,还是未见过的生冷食物,都显得极为有趣。

天色暗下来时,caster总算搞定了住宿问题,把两个弟弟领过去后,又被打发出来买东西。

在心里感叹自己是个操劳命的caster转了一圈,硬是没找到便利店。都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小巷里走出来的家伙。

那天是满月,月光落下来就像是铺着一层银色。那人从暗处走出来,白发在血色的晕染下近乎透明。

那个人看见他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加速绕开。

caster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上帝派来指引他的人,就追了上去。

第一次见面礼就是一拳上来。这防范意识真是过份了啊。

作为斯卡哈练出来的徒弟,caster也是反射性的截住对方拳头然后还手。

后来双方冷静后,caster总算是有机会磕磕巴巴的说完了自己的来意。

面前这家伙气呼呼的用力整理了一下衣领,瞪了他一眼然后说,跟我来。

尽管皱着眉,月光下那人的脸显得十分年轻,caster甚至觉得对方可能只是个中学生。实际上,当时emiya已经是个大学生了。

在两人准备离开时,突然响起了小猫尖细的叫声。两双眼睛寻着声源看去,是一只小猫在咬着emiya的裤腿。

那瞬间emiya猛然抬头,钢灰色的眼球不安的转动两下,然后低头试图把正在蹭着他的小猫赶走。但是那动作太过柔和,起不了任何驱逐作用。

caster问,你家的?

emiya说不是。

那我帮你赶走它?

那双钢灰色的眼睛警惕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冷着脸说,不用了。

最后emiya还是没挨过那只猫,但还是坚持把caster带到便利店前。

借着便利店的灯光,caster看清了他不同于周围人的黝黑肤色。还没有道谢或者问更多话,这家伙就匆匆抱着猫逃走了。

这就是最初一次,他见到emiya。像猫一样戒备,态度不善,行动中又带着柔和的少年。

而现在,他和emiya的这种关系能延续到什么时候呢?

捻熄快燃尽的烟,caster起身,去洗漱间洗了把脸。

看着镜子里水珠顺着自己的脸庞滑下,掉落在冰冷的瓷台上,他突然有了个决定。

“喂,瑟坦达,告诉老师我暂时不会回去。”

“理由?嗯,我看上了一个人,就这样,挂了。”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