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枪弓《猫》完结

  “把你的血给我,我会替你活下去。”

   在库丘林还很小的时候,曾经听到过阴影里的怪物这么说。那时候他在老师的影之国接受训练,国土边疆是一片混沌。那些藏在黑暗里的怪物们窃窃私语着,它们没有血肉,却知道疼痛,每当库丘林在边界的山崖上站着,大风灌进他的耳朵时,就会听到它们小心又大胆的诱惑他。

  库丘林不曾回应它们,哪怕一个字也不回答。斯卡哈说过他身体里流淌着神的血脉,这让他强大超然,又让他身负厄运。很小的时候他甚至不需要训练就会击退妖邪之物,只消他一点血既可以让那些阴影在尖叫中消散。而后斯卡哈收养了他,她教会了库丘林如何使用武器快速的杀死那些东西。

   斯卡哈赐予了他一把枪,最初是青绿色,最后变成了猩红色。

   后来库丘林成长为了公认的战士,他依然会定期去影之国的边缘巡逻,但是那些阴影不再敢诱惑他了。神的血脉让它们畏怯,畏怯到不敢出声。

   斯卡哈告诫过他,他的血确实可以驱邪,但是那只是针对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家伙,真的强大的阴影可以通过他的血获得血肉。而那些不那么强大又渴求他的血的家伙们,往往会采取通过血液作为媒介以夺舍躯体的手段。

   库丘林从来没有被阴影骗取或夺走过血液,他并不理解那些没有实体的家伙们对于血肉之躯的渴求。曾经有那么一次他抱着玩笑的心态往断崖下抛了几滴血,那瞬间下方沸腾的黑暗让他毕生难忘。

    他从哪一片互相撕咬的阴影里听到了血肉被嚼碎的声音,与人类别无二致的肉体是它们渴求的存在,也是产生憎恨的源头。那之后他明白了他与这些非人的区别,他高高在上,他有施舍这些非人的资本,也有随意抹杀的权利。

   斯卡哈的教育很成功,她本来就看好库丘林,顺势就让他加入了赤枝。在赤枝的日子里他遭遇了各种各样的非人之物,但是再也没有听到过那句诱惑的言辞。
  
    “把你的血给我,我会替你活下去。”

     他从来不需要谁替他活下去。

     直到最后他躺在老师设下的密不透风的封印里,和一只半透明的灵体互相对视时,他突然鬼使神差的问:“把我的血给你,你能活下去吗?”

  那只猫的灵体已经脆弱得一碰就碎了,它蜷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传达来的信息依然是否定。

  固执的等待自己消散。

  在很久以前,他绝不可能会去看那些魔物的眼睛,去和它们交流。

  而现在,他第一次如此迫切的希望,这样的存在可以活下去,哪怕代价是自己死去。

   在遇到卫宫前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情。

他先天就缺失那些温柔易碎的感情,这一点很他早就知道了,他保护他人从来不是出于感情,而常常是出于责任感和战斗欲。很久以前德鲁伊曾经摸着他的骨断言他是个停不住的人,因为他注定无法和任何人产生深刻的羁绊,他的所作所为最终都是回到顺从本心,而不是受伦理道德的控制。
  
库丘林向来不信预言,就算是真的也不会改变他的态度。离开影之国之后他接触到了很多普通人,走进了那些弱者的温柔世界,他虽然也会去试图理解一些感情,但是收效甚微。

卫宫是他见到第一个,灵魂和眼睛一样干净的非人。他和自己有共通的矛盾,也有对立的珍惜。

他是自己长久以来未曾邂逅的宿命,他给予库丘林的,是作为“人”的完整。

库丘林割开自己的手指,血液流淌到简陋的包裹着卢恩的圆形法阵里。

“如果你能活下去的话,最好把我那份也活下去吧。”

“这就是我最后存活的原因,也是你变成这样的开始。”
  
发着微光的猫静静的看着白发男人,从容不迫的述说:“最后你(我)和他活下来了,代价是你失去记忆和妖力,他失去神的血统和记忆。”

白色的裂纹从腿部开始往上攀爬,猫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样,半晌,它叹息一声,动了动耳朵,垂下脑袋。

“你觉得自己亏欠了他吗?你觉得你的人生是受人施舍的吗?你憎恨他,还是感谢他呢?是在想,他活下来了真是太好了?还是觉得为什么他要活过来,让你想起过去的一切呢?”

分离了太久,一个人已经变为了两个独立个体,已经达不到共通了,卫宫怔怔的听着曾经的自己说出这些话,接受的那些记忆恍若隔世。

他脑子里的库丘林只是那个性格直爽,乐观风趣,时常主动给别人搭把手的,自己随便捡回来的家伙,而不是猫记忆里那个凶悍强大,执着妄为,到最后也选择孤独死去的人。

猫平静的看着自己已经碎裂消失的肢体,没有悲伤没有痛苦,只是心想,到底为止了。

几乎完全解体的时候,猫轻轻说。

“这样的他,你能接受吗?”

破碎的光影淡去,男人孤独的坐在心境里,不知不觉流出眼泪。

这样的他,为什么不接受呢?

毕竟那个人接受了自己的一切啊。

10
  “新年快乐!”

   罗曼不大的诊所里又一次被围得水泄不通,这次过年的人不只是多了库丘林和斯卡哈,一些迦勒底的人也闻讯过来了。一屋子的人满满当当,室内过个道都得见缝插针的。

厨房里照例是几个擅长厨艺的人负责,其他人则负责室内装扮和聚会准备,罗曼这个主人忙的不可开交,达芬奇在一边和几个客人谈笑风生,丝毫没有过来的意思。而咕哒子则根本不知礼数为何物,一手拿着新出的小说一手抓桌上的糕点,玛修坐在藤丸立香的旁边绑新年礼物的丝带,垂下的樱粉色发丝碍住眼镜,立香体贴的给她拨开眼前的头发,玛修便微笑着道谢。

总的来说,这个新年的聚餐搞得热火朝天,起先不是很熟的各方人士在吃完饭后就闲聊打牌打游戏,到了晚上的时候基本每个人都混了个脸熟。库丘林和迪卢木多约定下次一起去狩猎魔物,布狄卡和卫宫交换了做菜心得,玛尔达和斯卡哈讨论了近身空手战的经验,达芬奇要求小亚历山大给她做模特。

晚饭后大家又组织起来玩国王游戏,每个抽到国王的人意气风发的压榨其他人,然后又在下一轮被报复。库丘林和卫宫两个幸运值低得惊人的家伙硬是十轮都没中过国王,被玩了不少羞耻play,大家不约而同的提议最后一轮给他们机会。

“这样,”达芬奇性质冲冲的举手,满脸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兴奋的通红:“因为手气太烂而轻易得到的国王权利未免太不公平了,我要求缩水这个权利到只能针对一个人用!”

她朝罗曼挤眉弄眼,罗曼立刻会意,附和道:“莱昂纳多说的没错,我也觉得公平第一!”

一直抱臂养神的斯卡哈突然抬起一只眼睛说:“附议。”
  
三个人都这么说了,大家也就认同了,玩个游戏,实在没什么可计较。他们已经玩嗨了,根本不在意谁来当国王。

卫宫自然是先拿到国王权利的,毕竟厨师长最大。

卫宫拿到这个国王权利后全场的女士们都笑了起来,库丘林可能还会调戏一下他中意的女性,这是凯尔特战士的风俗,而她们笃定这个男人并不会刁难女士。

果然卫宫环视了一圈,最后落在在库丘林脸上。被点名的库丘林丝毫不介意的站起来,心情颇好的给大家招手。

然后他走向卫宫,冲他眨眼:“那么,我的国王大人要给我什么样的考验呢?”

卫宫神色严肃,眉头皱起,盯着库丘林坦然的脸沉默着。

“妈妈桑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坦率啊。”咕哒子摇摇头。

达芬奇也在叹气。

“虽然这两个人都活下来了,但是显然那个家伙(库丘林),根本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吧。”

“他本来就没做什么,”罗曼插嘴道:“不过,要不是那只猫一直蛰伏在他的身体里,也没法来到卫宫身边补全灵魂吧。话说回来卫宫的灵魂到底是怎么补全的?”

“说不上是补全。”斯卡哈自然的接下话头解释道:“从我的笨蛋徒弟来到他身边开始,这两部分灵魂就开始了互相吸引。但是那一部分太微弱了,只有长久受它依附的库丘林能看到,连本人都无法察觉。那一部分灵魂的执念只是一段记忆而已,强迫主灵魂进入休眠,创造出可以交融的精神界面,交付记忆,最后消散。但也算是一个利落的做法。”

“创造精神交融除了需要高度的适应性,也需要良好的导入吧?”达芬奇戳着下巴道:“是以你的徒弟作为共鸣媒介?幻觉导入?”

斯卡哈点了点头。

“突然就不公平了起来,”达芬奇轻笑:“当初库丘林放了那么多血保留卫宫的记忆,最后面自己却全部忘干净了。而现在,原本舍弃了全部记忆的卫宫却得回了自己的记忆。太不公平了。”

“感情里可没有什么公不公平。”

“倒也是。”

“库丘林。”

酝酿了半天的厨师长用他低沉优美的音色发出了他今晚第一个指令。

“对我认真告白一次。”

全场静悄悄的,罗宾汉无声捡起自己掉下去的筷子。

“好呀。”

库丘林笑的温柔无比。

“不过,我要求提前使用国王权利。”

他跨步,更加贴近卫宫。男人抓住厨师长的手,额头贴着对方额头。

“我的小猫啊。”

“嫁给我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   END
简而言之愉快的烂尾了

解释一下,要衔接前文红茶回忆杀以前的内容,意思就是现世红茶被狗捅那个地方是猫给出的幻觉。回忆杀完了红茶记起了全部,狗则是本来就有点记忆碎片,之后自然就在一起了。
嗯…反正我早就写的乱七八糟了…还有人看那真是十分感谢…(土下座)
废话结束。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