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王者荣耀】【策约】《记忆》

【王者荣耀】【策约】

*守约失忆(老)梗

*HE,甜度适中

*设定玄策已经是社畜

*4K字一发完结

 

01

百里守约失忆了。

 

具体原因不明,被花木兰送来的时候就是那样了。

 

百里玄策开门后,看到时隔多年不见的故人,和后面那个迷茫无害的青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银发的青年先是好奇的打量了一会面前陌生的红发后辈,然后困惑又歉意的说,接下来的日子似乎要麻烦你一段时间了,我是百里守约。

 

那熟悉的眉眼语调,一点也不像三年前因为一句话而把自己狠厉扫地出门的兄长。

 

02

 

无论是清理上还是法律上,把失忆的病人交给唯一的血亲都是极为合理的。

 

百里玄策无言的接受了这个现实,这不是他能够反抗的决定。他曾想过把这个三年没有过来往的人拒之门外,但是花木兰说如果你不接受,他就得去住院了和收容所了,其他人现在都不方便照顾他。

 

他没法选择,只能唾弃那个无论如何不能放开那个人的自己。

 

百里守约住了进来,理所当然的。简短的和对方说清楚了房间里的电器以及一些基本公用设备后,百里玄策选择了眼不见心不烦。

 

明显的被刻意疏远,百里守约依然是礼貌的,安静的和百里玄策生活着。没有冲突,没有吵闹,每天几个字的对话乏味得可怜。

百里玄策开始成天跑公司,加班到很晚甚至不回家。他机械运转着持续工作的大脑,在那繁杂累叠的白纸黑字里慢慢生出了一丝自嘲,自己也沦落到靠加班来逃避了。

换做三年前那个被训斥不成熟的自己,早就掀了工作回去先百里守约打一架了吧。

成长,也许不全是坏事吧。

03
  百里守约打了个电话过来。

  没有想到那个被自己可以丢在家里的人会打电话到公司来,百里玄策并不记得自己有告诉百里守约自己的号码。但是转而反应过来人家是失忆不是智障,不情愿也只能郁气沉沉的接了电话。

阔别三年后,电话那头传来了干净熟悉的声音。

“喂?玄策,今天还是不回来吗?”

“不…”他刚想下意识的回答,但是扫到桌子上的文件,想起自己有材料落在家里得回去拿,只能不痛快的改口:“今天会回去。”

“是吗,”对方显得极高兴,说话也较平常轻快了些:“我今天试着做了做菜。木兰说我以前会做菜的,看来还没有忘掉。玄策今天回来的话……”

“不用,我会加班到很晚。”他冷冷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没事的话我挂了。”

“……好,我会给你留饭的。”

百里玄策按下了那个红色的按钮,皱着眉把手机扔出自己的视线。他摇摇头,试图把刚才那个声音甩出脑海,转而拿起文件工作来。

听声音就知道那个人的失落。但是三年前的事,事到如今,百里守约有什么资格可失落的?

他想,失忆还真是万能的赦免符,能让人类能在自己没有立场的领域变得那么的理直气壮,让原本居于可怜虫地位的人继续苟且龟缩。

只是如果三年前自己失忆,大概结局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04
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

百里守约给他留了灯。百里玄策站在门口的灯下掏钥匙,一天的疲惫在这安静的金属声响中宣泄开来。十字形的金属制品插入锁孔,锁舌弹跳的声音快过了自己的动作。

 

门开了,百里守约站在里面,脸上是掩不住的困倦。

 

百里玄策莫名的不快。

 

"......我没让你等我回来。“

 

“我知道,是我自己自作主张。”百里守约让开过道,让百里玄策进去。他穿着一件有点半旧的睡衣,和以前一样单调的颜色款式,眉眼间泛着因为单纯而表现的温柔。

 

“我把粥放在电饭煲里热着,你加班这么久该累了吧。吃一点东西,好好休息吧。”

 

他说起来,百里玄策才想起有电饭煲煮粥这个选择。他的确现在很累很饿,百里守约说的确实是最好选择。只是他并不喜欢对方这样的做法。

 

百里玄策把外套扔到沙发上,松开领带,垂着眼漫不经心道:“不用你这么多事,我又不是小孩。”

 

百里守约仍然是抱歉的笑笑,礼貌得让人恼火。

 

“我知道,只是一直打扰你却不能为你做点什么,我有些不安。”

 

——你真想为我做什么的话,就从我眼前消失。

 

最终,百里玄策没能把那句压抑的话说出来,只是无声的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对方的理由。他把那碗尚未温热的粥喝了下去,眼角余光看到百里守约稍微放松了些的神色。

 

他想,这人失忆后还真是好懂。

 

05

 

 “我以前和玄策关系不好吗?”

 

第二天的餐桌上,坐在对面的银发青年突然这么问。

 

百里玄策面无表情的叉着盘子里的荷包蛋,直到那薄薄的表皮被戳破,里面柔软的金黄色部分显露出来。一口气把切出来的部分塞进嘴里,百里玄策过了一会才给出回答。

 

“你把我赶出家门了。”

 

他平静的这么说,然后看到对面青年脸上不可思议的表情。某种报复的快意升上来,百里玄策又淡淡接道:“都过去了。”

 

百里守约的表情惊讶变成了愧疚。

 

“抱歉,我不知道我以前做过这种事......”百里守约垂下头,像是知错一般的沉默不语起来。百里玄策突然奇怪,花木兰他们什么都没告诉过他吗?

 

“你除了知道我是你弟弟外,一无所知?”

 

“实际上,如果不是木兰姐这么说,我大概都不知道自己有个弟弟......”

 

“那你想知道你把我赶出去的原因吗?”

 

百里玄策放下餐具,抽出一边的纸巾,看到对方清澈的疑惑眼神。

 

“因为你喜欢我,并且和我上了床。”

 

06

 

 “抱歉。”

 

自这样语意不明的两个字后,百里守约足足两天没有和百里玄策再说一句多余的话。百里玄策照常的上班,加班,晚归,除了家里整齐异常之外,其他时候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

 

他很平静。几年来都是这样一个人过来的,早就磨练了一声铜皮铁骨,那因为百里守约一句话而情绪鼓动的,幼稚脆弱的年纪早已经过去了。

 

至少表面是。

 

那时候他说完了那么一句话就潇洒走了,让百里守约一个人错愕的僵在原地。对方露出了什么表情,做了什么动作没有看到。但是他清楚知道那个人会怎么想,就是因为知道百里守约会怎么想,自己才会选择做法。他太了解百里守约了,尤其是现在的百里守约过去并无分别。

 

善良,细心,温和,容易对自己心软。以及有时候正直理智得让人讨厌。

 

即使失忆了,还是习惯性的对自己那副坦露柔软的态度。

 

而这时候,伤害没有防备的他多简单。

 

 

07

但是再次回到家里,却是百里玄策先失态了。

百里守约坐在沙发上,旁边是银色的行李箱。百里玄策开门得一瞬间他脸上闪过下意识的喜悦,但是很快又被尴尬掩埋。

百里玄策站在门口,神色比任何时候都阴郁。

“你想做什么。”

那声音自他牙缝里扣出来,带着冰渣一起凝固了空气。

百里守约站起来,看了一眼百里玄策,又别开视线解释:“我考虑之后觉得,我呆在这里似乎不太合适,还是去别处借住。但是在那之前,还是和你好好道别比较好,至少得向你这些天的收容表示感谢…”

他语气真诚礼貌又气力不足,大约是愧疚,带着罕见的弱势。

“谁让你走的。”百里玄策的语气越来越冷,面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百里守约察觉到了他的异样,有些奇怪的看过来。

 

“我——”

 

“你——”

 

两道声线交叠在一起,一个茫然,一个愤怒。百里守约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愤怒至此,他只是选择了自己认为的最利于百里玄策的选择。没有人会愿意和一个乱()伦的兄长共处一室,何况对方还是个失忆的累赘。

 

百里玄策低着头,死死的盯着自己脚下门口的踩脚垫,态度晦涩不明。他的肩膀抖动着,似乎在极力隐忍什么。

 

百里守约突然感到一种熟悉,好似很久以前,少年也是这样倔强的站在门口,低着头咬牙切齿的忍住眼泪,不言不语。

 

然后那时候的自己,关上了那扇门,从此两人天人两隔。

 

但是百里玄策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的沉默下去,他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瞪着百里守约。非常用力的瞪着,明明眼眶都红了,却咬牙切齿的做出一副凶狠愤怒的模样来。

 

“哥,你为什么要回我身边来。”

 

“我也没法控制自己啊。”

 

08

 

百里守约伸出来试图抚摸对方柔软发顶的手停了在半空中。

 

原来不一样了啊。和自己所以为的百里玄策,不一样啊。

 

那一点试图淡漠的情绪退潮了,再度覆上来的海浪变得辛酸寒冷。就像被寒冷厚重的海水溺绝,口鼻都被流体淹没堵塞,呼吸的声音都被外界隔绝。

 

“但是玄策,和我在一起不舒服吧。”百里守约别过头,目光在漆黑的液晶屏幕上流连:“毕竟我曾经对你行不轨的事......会很讨厌吧。”

 

哥哥喜欢弟弟这件事,很惊世骇俗了,发生在自己身上都感到不可思议。而玄策那么要强又固执的性格,当时一定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态。而现在还能平静接受自己,这几年他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呢?

 

他又看到了桌子上的绿植,以及一边的钥匙,和没喝完没倒的咖啡。百里玄策虽然一直在躲他,但是那些生活的小细节无法避免的被百里守约发觉了。

 

比如他并不是擅做饭,虽然厨房油盐酱醋齐全,但是很少动用。比如他在家的时候也会加班熬夜,喝咖啡会像小孩似的加很多糖。比如他老是忘记带钥匙和伞,锁也换了好几次,旧钥匙和旧伞堆积在不常开的抽屉里。比如他很不喜欢西装,正式服的保养都是扔到店里维护的。比如他休息日其实喜欢窝在家里打游戏,买的游戏在柜子里堆了一堆没开封......很多很多,都在告诉他对方并没有成长到自己认为的那个地步。

 

其实他知道百里玄策没有那么成熟冷静。这般暴怒的模样,分明是委屈。

 

但是他更不想伤害他。

 

09

 

“听好了——”

 

  百里玄策把百里守约推到了沙发上,赤色的瞳孔里的光灼人得可怕。

 

   很近的距离,能感受到对方长开了的身体里那颗心脏的跳动。血脉相连的两个人明晰的感受着彼此的存在,百里玄策的额头抵着百里守约的额头,呼吸仿佛焚风扫过百里守约的脸庞。

 

 

“听好了。”百里玄策恶狠狠重复道:“是我喜欢你,是我骗你上了床。不是我反感你,是因为你恶心我才把我赶出去的。”

 

所以不是我讨厌你,不是我不想看到你,不是我想你离开。

 

短短两句话像是抽空了他全部的体力和怒气,所有原本的情绪突然变得麻木不仁。百里玄策起身,冷漠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他应该很难过,很愤怒,应该抓着对方声嘶力竭的争辩,但是此时除了被抽空的疲惫不堪什么都没有。

 

原来时隔多年,他依然没救的喜欢这个人,不可磨灭的爱这个人。

 

“你走吧。”

 

他该放手了。这样就结束了吧。他想,已经过了让对方为自己的任性买单的年龄了。

 

成长啊,真他妈操蛋。

 

10

   

   “玄策。”

 

青年沉默良久,突然这么呼唤对方。那语气,仿佛失忆前的百里守约。

 

百里玄策眼皮一颤,依然背对他站着,执拗如海边屹立的黑峻岩石。

 

“我想知道,我那时候为什么会把你赶出去。”

  

他站起身,从背后抱住了稍微比自己矮一点,已经成长为青年的孩子。百里守约的十指在百里玄策胸前交叉,头颅轻轻靠在对方肩上。

 

百里玄策赫然一僵,听到百里守约在他耳边发出一声叹息。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他轻声道:“如果当初我也是这样的看着你,心疼着你,我一定做不出那样的事情。”

   

“玄策,我看不得你难过。看不得你受苦,更看不得你因为我难过。明明失忆后对你一无所知,但是我能感觉到,我们曾经一起度过了漫长而温暖的时光。”

 

   温暖的,宽广的怀抱收紧了,百里玄策扭过头,和百里守约脸颊贴着脸颊。对方极快的眨眼,银色的睫毛在他的皮肤上刷过,微微的痒。

 

百里守约垂眸凝视着他,赤色眸中融化着温暖的意味。百里玄策有些不知所措,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他窝在百里守约怀里缠着对方讲睡前故事,回头看去便是兄长俊秀温润的侧颜。

 

“那你现在为什么要走?”他涩声问,心里的浮冰开始碰撞融化,化成金色阳光下温热的清河。

 

“不走了。”

 

“为什么?”

 

“我走了的话玄策会很难过吧。”

 

百里守约笑笑,放开了手,正面百里玄策。青年之前的疏离尴尬烟消云散,皮肤温热,眉眼清淡柔和。

 

“而且玄策说了,我喜欢玄策啊。”

 

                      【END】

 


评论(7)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