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符琪】《幻梦》

#2k短打

#大概就是西琳用未来视捉奸符琪(?)

#不太严谨



 

【班长,你这个叛徒。】


 

——听到了这样的质问。



 

落日的余火坠毁在休伯利安的尾翼上,流动的光火将这艘在空港上滞留过久的战舰勾勒出刺目的轮廓。从自己的角度看过去,仿佛在天空的尽头站立着的少女,武装着名为白练的第三代女武神泛用装甲,伶仃的脚下焚烧的赤金色烈焰。



 

亮光过度漫烂的背景,连同那个剪影都被渲染得灼眼逼人。


 

少许恍惚过后,符华意识到她眼前的风景并非是熟悉的常态,而是某人利用她的记忆所生成的幻觉。也许是那个数年也未曾成长,充满恶意的律者惯用的手段,屡见不鲜的梦境囚牢。虽然不知道扯上了什么缘分,此刻却降临到自己的身上了。


 

并非没有突破的办法,但是符华却纹丝不动的立于原地,静默和尽头的少女对视着。长风穿过休伯利安的船舷,银白的翼上栖息着落日的余温,呼吸间尚且能感受到未褪去的战场气息。


 

想起来了,这个地方。


 

这是某个她未曾参与的黄昏,某段与她无关的感情和羁绊。在一切祥和而安逸的日子,休伯利安号上的黄昏,三个少女战斗过后嬉闹玩耍的场所。但是此刻她被突兀的插入到了这里,世界被压缩到只有一座舰桥的距离。


 

即使清楚尽头之人并非琪亚娜,身体的某个部分也下意识的产生了微弱的异样感。天命数据库里少女不愿梦醒的眼神刺痛着她的心脏,至今任然历历在目。


 

——那时候,是她亲手撕裂了对方的梦。


 

光芒于湖蓝色的瞳孔里沉没,她听到自己冷静清晰的话语。和过去任何时候无异的理性判断,被评判为古板无趣却无懈可击的作风,也是对方最为讨厌的反应。


 

“你应该还没有到觉醒的时刻,如此大张旗鼓的侵入我的梦境,这是示威吗。”


 

并不是对眼前外貌的原主所说的,而是对其皮囊下的冒牌货所说的话。对方略微挑起眉眼,圆润的湛蓝色瞳孔里亮着纠缠不清的金色。随着瞳孔剧烈的变化,一阵厉风卷来,将少女编起的白色长辫彻底吹散。


 

凝滞着愤怒和憎恶,少女的语气却玩味了起来。


 

【人类,你竟然还有勇气与我对视,想被撕裂吗?】


 

明明是熟悉的声线,说出来的确实前所未有的刻薄语言。第二律者标志性的瞳孔逐渐点燃了少女的面孔,一个乖离愉悦的笑容在她的脸上扩散开来。


 

【不过,你那副表情真是令人愉悦。我可是大发慈悲的让你提前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感恩戴德的感激我吧。】


 

原来如此。之前所看到的幻觉是并未发生的事实。自己在天命的数据库击败了名为琪亚娜的k423实验体,将她返还到天命觉醒为第二律者,而德莉莎一行人强行突破天命第三空港——

 

和计划毫无出入的未来。


 

“你很强大,但是我不会让你得逞的。”符华分毫不让的回答:“希望阁下还记得新加坡发生的事情。”


 

被触及到了伤疤,律者神色陡然阴鸷。


 

【蝼蚁,我觉醒之日,一定第一个撕碎你。】


 

“不甚荣幸。”



 

然而,预料中的暴怒并没有到来,律者的不快情绪依然肉眼可见。亚空之矛在她身后浮起,却在出手的时候愕然挺顿。仿佛一道电流穿过了大脑,细小尖锐的痛觉让她露出隐忍痛苦的表情。虽然只是一瞬间,确确实实的让她停住了攻击的动作。

 

金色的瞳孔剧烈收缩了一瞬间,不稳定的恢复成蓝色。原本的厌恶之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短暂的空白。

 

“……”她微微张开唇想说什么,但是却没有发出声音。亚空之矛的茅尖依然指着符华,让她不敢懈怠。然而即使是远远的看着,也能发现律者不自然的表现。

 

她扣在装甲启动按钮的手指微微停顿了一瞬间。然后,看到对方突然安定了下来。



 

依然没有进攻,但是律者若有所思的打量起了眼前的女武神。她对于所有人类都是如此的嗤之以鼻,以至于她此刻才第一次看清楚这个打败过一次自己的女武神:青灰色的束发,湖蓝色的瞳孔,以及锻炼良好毫无多余线条的人类。

 

律者皱着眉沉默数秒后,神色却又突然被了然轻蔑和嘲弄重新取代。她像是发现了什么极其可笑的事情,一手捂住脸,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放肆的笑声。


 

【原来如此,女武神。真是可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符华凝眉看着她,稍微后退了一步。如果战斗起来无疑是她占着优势,但是对方的反应却让她感到了另一种不安。和在新加坡的那一次对峙不一样,对方手里捏着某种她绝对无法掌控的东西。



 

笑声逐渐停了下来,律者的瞳仁重新移过来,毫无怜悯的,居高临下的发出嗤笑。



 

诛伐之词落了下来,犹如索尔之锤当头砸下。



 

【明明是你把她推进了深渊,人类。】



 

————

 

——明明知道她说的是事实。



 

叹息犹如天际的流星,泛着白气的消失在了尽头。放弃了任何交流的意愿,符华短暂的闭上眼,感受到周身的气流在迅速的被抽离。战斗的节奏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何况此时她也不再想和对方多说一句话。



 

代表不详力量的紫色结晶块在第二律者的身边浮现,那些原本存在于幻觉的火焰膨胀起来,化作风暴般的包裹了律者。崩坏能浓度急剧飙升,曾经在西伯利亚的影像里见过律者突变景象,撕裂天地的崩坏能。并非完全觉醒的姿态,却足以碾压大部分的生命。




 

曾经一度被击溃杀死的存在,完整的覆盖并且吞噬了作为素体的少女。从天而降的风暴笼罩了平稳飞行的战舰,黄昏的幕布被看不见的手撕碎成空无的苍蓝。大量的崩坏能从虚数空间涌入琪亚娜的身体,亚空之矛自虚空根根浮起,律者装甲焕然成型,空之女王的姿态被完整复述到了自己眼前。


 

在天命主教计划中早早算定,怀着日益激烈的仇恨,凭借容器再度重生的律者,轻蔑的发出了宣战。



 

【向我祈祷吧,人类。】



 

一切变化如此合乎情理,以至于掌心的痛楚也也无法将自己唤醒。不需要闭眼也能回想起的画面,宛如剪花蝴蝶的碎片,在记忆的区间崩溃。


 

“琪亚娜。”



 

[试做型第四代女武神弑神装甲,影骑士:月轮,装甲展开。]


 

[确认id:女武神,符华。权限通过。限制功率:完全解放。]


 

记忆中的装甲迅速贴合着皮肤生成,面部被冰冷的机械覆盖。无机质的电子女声传入耳内,汇聚的决意让她重新握紧了手掌。



 

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我无法让你醒过来。但是我会挡在你面前,绝不让步。

 
 

                                                      【end】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