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第五人格】【幸佣】《幸运与不幸的二元论》

#沿用前杰佣文设定,但是并不是后序,算是一种if线

#是幸佣,雷不要看。

#奈布已经被杰克单方面做了长期标记,但是杰佣还处于无爱状态。

#白切黑大失败的纯情幸运儿。

#4K左右。

 

1

 

猝不及防的一场雨。

 

幸运儿下班的时候正好是地铁高峰期,他忍受着各种味道,从那人挤人的热的要死的地铁里走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天空暗得可怕。自地上而来的凉风穿过他的衣袖,下面的皮肤因寒冷而汗毛竖起。

 

回家的路线来说,搭公交还得去马路对面,但是他刚冒出头就看到前方信号灯从绿转红。幸运儿叹了口气,地铁和外界温差过大让他眼镜上蒙了一层水汽,他懊丧的等这片水汽消散,心里祈祷着下一班车不要挤满了和他一样苦恼的上班族。

 

积聚多时的黑云终于开始释放压力,高空落下的雨滴打得身边的人小声惊呼起来。刚消散雾气的眼镜又蒙上了雨滴。没带伞,也没钱去顾问地铁口雨天那贵的离谱的伞价。他低着头看脚下裂开一块的地板砖,想自己真是一点也不幸运。

 

好像在自己生活中也没有什么称得上幸运的事情,更多的时候都是这种不痛不痒的不幸来的比较多。他自娱自乐的想:如果幸运女神真的眷顾他的话,这时候不应该派美丽性感的天使来拯救他吗?

 

灰白色的地板上很快布满了晕开的圆形水迹,纷乱的脚步声随着雨势愈发急促。绿灯亮了,幸运儿收起他的胡思乱想,跟随人群一起去往马路对面。

 

车站下站满了打着伞的人们,彼此抱怨或和交谈生活。他一个人又站远了些,防止集聚的人群挡住自己这个近视眼看车号。

 

后退的过程中他不慎撞到了别人——见鬼,希望对方脾气好一点。内心下意识的沮丧的同时他摆出歉意的笑容回头道歉:“不好意思……呃,奈布前辈?”

 

被撞到的人穿着少年气的兜帽外套,顶着一张略显稚嫩的脸面无表情的抬头。看到是熟人后,奈布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是你啊。没带伞吗?”

 

“出门没注意天气……奈布前辈也没带吗?”

 

被提问的人点了点头,视线又沉默的望向远处。也许天气会影响人的心情,现在的奈布就像头顶的乌云一样压抑低沉。

 

“前辈回家还要多久?”幸运儿终于没话找话的发问起来。奈布迟疑了一下,摇摇头。

 

“我今天不回家。”

 

“诶?为什么?”

 

“不太方便。”

 

“那前辈打算去哪?”

 

“不知道。随便找个地方过一夜吧。”奈布的声音病恹恹的,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眼底淡漠而迷茫。

 

幸运儿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不管幸运女神存不存在,至少现在他感到天使可能到了他身边,在没带伞的雨天里,带着少年气的兜帽,既不美丽也不性感。却能恰到好处的撩拨他的心弦。

 

“如果不方便的话,要不要去我家过一夜?”

 

2

 

“冰箱里还有一些食材,我去做饭。前辈先在客厅看会电视吧,不用拘束。”

 

两个淋了雨回来的人匆忙吹干头发换好衣服后,空腹感就成为了首要存在。幸运儿打开冰箱看到里面孤零零的番茄和几根青菜后,暗自叹气,寻思着要不要再出门一趟去买食材。单身男人的生活向来很随便,如今奈布突然来了,他的生活储备就显得捉襟见肘起来。

 

但是既然是自己请别人来,总不能这么怠慢人家。何况是,自己有好感的那一个。

 

关上冰箱门,幸运儿走到玄关换鞋取伞,在奈布疑惑的目光下解释道:“前辈,我出门买下东西,你先休息一会吧。”

 

一直对电视剧节目没什么兴趣的奈布站起来,抻了个懒腰道:“把我一个人留在你家里,你也太不设防了吧。要买什么,我去买。”

 

“还是我去吧......欸?”

 

一直状态不佳垂着眸的前辈走了过来,不由分说的拿过手上的钥匙和伞。幸运儿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手指被碰到时和触电了一般弹回去。

 

“......”奈布无言的给了他个诧异的眼神。

 

“前、前辈不知道这附近的路吧!还是我去比较好.....”幸运儿说着又去抢对方手里的伞。奈布轻松的把伞往后一藏,让幸运儿拿不到。带着眼镜的后辈因为动作过大,鼻梁上的的眼镜歪斜下滑。颇有些在公司里新人狼狈的模样。奈布似乎是被他的样子逗得心情好了些,眼神光彩闪烁起来,语调也上扬了些。

 

“怎么,不信我?觉得我会走丢?不放心的话就一起出去。”

 

“可是我这里只备了一把伞......”

 

“一把伞就一把,两人个挤挤又不是不行。”

 

“......。”真是的。

 

明明一路回来都保持着沉默的样子,偏偏在这时候又拿出了前辈的气势。

 

幸运儿借着扶眼镜的动作掩盖自己耳边的一片烧红,眼前骨架并不大的前辈正因为洗过澡的缘故,穿着自己的T恤,带着自己沐浴露的气味,蹙着眉半是责备半是不耐的看着他。光是靠近是触及到对方的呼吸他就有些无法自控,更别提挤着一把伞这种事了。

 

“总是就是不太方便——”

 

落荒而逃的抢过伞冲出了门,一直跑到一楼楼道门口才靠在潮湿的墙上大口的喘气。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膛一样,现在他脑子里还全都是是奈布冷淡又不耐烦的表情和语气。确定对方没有跟上来,幸运儿长出了一口气,像是冰箱里焉了的白菜一样打着伞慢慢往外走。

 

真是的,不设防的明明是你啊,明明是一个.......却这样肆无忌惮的接近着我。

 

3

 

 真是太不幸了。

 

幸运儿在收银员小姐同情的眼神里,懊丧的走出超市。他该怎么回去解释,他愣头青一样一头热的跑到了超市,然后发现自己没带钱,最后灰溜溜的回去这一事实呢?

 

怎么想印象分都会掉到最低的吧。

 

抱着被前辈训一顿甩脸色的觉悟打开了自己家的门的时候,一股香味进到了幸运儿因为浸泡在雨天和伞柄上冷金属气味而麻木的嗅觉里。他有些诧异的抬起眼睛,确认了一下门牌号——确实是自己家的门,里面怎么会传出这么温暖富有人情味的饭香呢?

 

很快他就意识到了这股香味的源头,并且充满羞愧和无奈的进去了。说让别人来自己家的也是自己,说去买菜的也是自己,结果事实都让人家反客为主了。厨房里系着围裙的奈布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走出来的时候,刚好遇到空手而归的幸运儿,在对方尴尬的神色里立刻明白了对方的窘境。

 

“先吃饭吧,跑了一趟也怪累的。”

 

这么说着的前辈,就像公司里指导他那样轻松而好笑的擦过身边走了过去。幸运儿耷拉着头跟上去,懊恼自己遇到奈布时智商简直掉到了负数。

 

 

4

 

“我说你啊,明明冰箱里有菜,为什么非得出去买?不会做饭吗?”

 

吃饭的时候奈布提起这个话题,半是玩笑的调侃起来。他的神态轻松而自然,湖蓝色的眼睛自然的睁大,嘴角因为心情好而微微翘起。身上的T恤和过于单薄的清瘦的身材都让他看起来不像一个工作两年的社会人,更像一个气质干净的大学生。幸运儿在心里对比了一下,现在的奈布和几个小时前那个被从雨里捡回来消沉家伙简直判若两人。

 

“啊,确实不太擅长。”明明答案是否定的,出口的瞬间就变成了认同。幸运儿口是心非的回答着,一边将视线从对下宽大领口下的锁骨上移开。

 

“一个人住的话基本的生活技能还是得会啊,你有没有弟弟妹妹什么的?”

 

“没有,我是独生子。前辈呢?”

 

“啊,怪不得。我就是因为家里有个妹妹,爸妈又常年不在家。每次她一饿了都是找我,久而久之就被迫学会了做饭。”

 

确实是对方会做的事情。幸运儿想,怪不得总是那么照顾新人,是家里的缘故吗?

 

“前辈的妹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是个很可爱的妹妹,很讨喜的那种。不过也常常惹事,把烂摊子丢给我什么的。”谈到艾玛的时候奈布忍不住弯起唇角,不知道现在小姑娘在学校住的好不好,自从自己工作后,就很少有机会看寄宿的艾玛。虽然对方还是会查房一样每周定时打电话过来,但是从谈话内容来看,已经是个有心事的大女孩了。

 

幸运儿看到他几乎是温柔的浅笑有些发呆,然后低下了头继续扒饭。似乎在那之前他从未知道一个人的笑容可以这样的扯动别人的心思。尤其是,这种一贯强势的人露出的单纯无害的笑容。

 

洗过澡后,奈布额前的头发自然散下,这让他的少年感更强了,这么近的打量着,幸运儿才发现这个人有着异常黑而浓密的睫毛,和澄澈过分的眸色。虽然在他眼前一直一副前辈的作风,却在言谈间没有过多的修饰意识。他聚起尖刺的之后会很锐利逼人,但是相应的,平时却显得柔和过分。

 

“前辈很关心妹妹啊,会担心吗?”

 

“担心是会担心,毕竟是女孩,又是.......”奈布短暂的停顿了一下,神色自然的继续道:“又是被家里宠着的。”

 

“是omega吗?”

 

“什么?”

 

看到对方瞬间警惕的眼神,幸运儿知道自己说了并不会让对方增加好感的话。但是他却并不想道歉。只是对着停了碗筷的前辈继续,给了一个拐弯抹角的回答:"我是说,前辈,的妹妹。"

 

他故意把前辈两个字咬的极重,最后三个字出来后才看到奈布僵硬的神色变得正常,随即又变成了一种不赞同的训诫语气:“你可别打什么歪点子。我妹妹可不能被人轻易欺负。”

 

“我对前辈的妹妹没有那种意思!”幸运儿立刻矢口否认:“而且也没有找比我小太多的女孩为伴侣的想法。”

 

“一般不都找比自己小的吗?”

 

“是这样,不过那是以前的想法了。”

 

“哦,这样啊。”对于这类问题毫无兴趣的奈布简短的结束了这个话题。两个人安静的吃饭,窗外一阵雷声滚过,闪电撕裂天空,一场暴雨又到了启奏的态势。天色更按了,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屋内的白炽灯安静照明着,电器特有的微弱噪音在房间里持续的存在着。

 

“呐,前辈。”

 

“嗯?”

 

“其实我可以帮你的。”

 

奈布抬头,神色友好而平静:“什么?”

 

幸运儿吞了一口唾沫,对上那干净的蓝色眸子,艰涩的从喉咙里吐出对白。

 

“我是说,你的标记,我可以帮你覆盖。”

 

又一道雷电横贯天空,把室内的影像变成青白色,照亮了奈布血色尽失的脸。奈布拿着筷子的手停在半空中,巨大的雷声滚过耳膜,他几乎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那个毫不迟疑的盯着他的后辈。说不出胸膛里翻涌的是什么感觉,但是他只觉得眼前景象变得不确定起来。胸口非常压抑,仿佛整个雨天的低气压都被压缩积聚在了那血肉构成的狭小胸膛里,压迫得心脏都无法跳动。

 

半晌,他放下筷子,摇摇头,抿着苍白的唇色道:“你做不到。”

 

“不一定哦。”

 

幸运儿又露出那种一贯的,不好意思的笑容,挠了挠头:“其实我觉得我还是有点幸运吧,我虽然体质接近beta,但是其实是一个alpha。所以帮助前辈覆盖掉讨厌的标记这一点......我还是做得到的。”

 

“前辈,不考虑试一试吗?”

 

                                                                     【END】

1: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写了这篇......我果然是个all佣人渣。

2:幸运儿和奈布体质确实都是接近B,但是本质还是各自的性别。

3:幸运儿确定奈布是O是从杰佣储物间那事发生后。(看过前文的会知道的)

4:本篇不代表前篇结局,算是if线。  


评论(50)

热度(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