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杰佣】r18《占有欲》

# 就是垃圾车,4K字。

#还是没赶上12点。

#喜闻乐见地下室。

  

01

 迷雾彻底封死了视线。

  奈布趴跪在地上,眼前一阵发黑。三分钟前他被杰克的狗死死咬住了裤腿,那只小畜生的牙尖利到可以穿透他的靴子刺入皮肉,因为是机械傀儡的缘故,扒在腿上又沉又重,无法甩脱。冷汗顺着额头和后背不断的流下来,他清楚的听到自己胸膛里那颗心脏在疯狂的搏动,几乎跳出喉咙。

 

  雾气四起,凄迷的浓雾以他为中心迅速形成了一个短暂的雾区。他听见背后的脚步声,不紧不慢,然后利刃入肉的痛感从背后炸裂开,他瞬间被打趴在地上。血液浸湿了被划烂的披风,痛感和黏腻感让他止不住的恐惧颤抖。灰蒙蒙的雾气遮挡了来人的身形,但是奈布知道那个雾都怪人正在他背后,骷髅面具上没有一丝表情。

 

  血的味道在湿冷的空气里蔓延开来,奈布无法想象自己背后的惨状,或者说只有不去想才能有毅力再度爬起来。开膛手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任凭自己的猎物在地上爬动。那只该死傀儡狗完成了任务后在奈布面前悠闲的散步,轻微的金属咔擦声随着它的摇头摆尾接连响起。

 

 

虽然早就知道了监管者出手素来狠厉,再度受伤时奈布依然感到了由疼痛催生出的恐惧和绝望。干什么啊,那个家伙......

 

奈布勉强抬起头,但是除了狗,铁栅栏,还有破旧的红毯和成排的椅子外,什么也看不清。开膛手没有走远,他在血腥味中又嗅到了一种恶臭,与其说那是教堂前的腐叶淤泥杂糅的味道,更像是坟墓才会有的腐烂味道。而现在那些腐坏感随着失血渗入他的感官中,好像要把他一同吞噬。

 

  他很清楚自己爬不起来了,上次的自我治愈已经是极限了,现在的他和被绑上处刑台没有区别。不只是他,其他队友也是如此,今天的监管者异常高效,堪堪十分钟就几乎所有人打倒在地上。但是他却没有把任何一个人挂上处刑台,只是单纯的击倒求生者然后离开,其随性与蔑视的程度简直像是扔垃圾。

 

  奈布是第四个倒下的,在那之前他治疗了皮尔森。那场治疗极为匆忙危险,期间同伴的惨叫声一直没有断过,奈布甚至没有信心能坚持到彻底帮对方包扎好伤口。而现在除了被他治疗过的皮尔斯还勉强能行动,其他人都倒地了。

 

  不出意外,杰克砍倒自己后也没有多做停留。虽然进入了雾隐状态,但是奈布清楚的知道对方已经离开。雾气消散了,奈布勉强能看清不远处被封死的大门,还没有任何人得到开门密码。那只傀儡狗还在他面前欢快的跑来跑去,时不时对他凶恶的龇牙。

 

 一声惨叫响起,惊飞了好几只乌鸦。那是克利切.皮尔斯的声音,求生者最后的希望也倒下了。

 

弗雷迪.莱利,瑟维.勒.罗伊,克利切.皮尔森,加上自己一共四个人,全军覆没。

 

接下来投降只是时间问题。流血致死和被遣送回庄园,大多数人更愿意选择后者。奈布伸出还能动的左手,求生者之间唯一的联系器上显示,他的队友们都已经通过了投降。

 

奈布眼前又开始发黑,他被砍倒好几次,远比那些一次倒地就再起不能的队友来的虚弱。正准备点击最后的投降按钮时,一只冰冷苍白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不准投降。”

 

从耳后传来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对于奈布来说却极为陌生。其他求生者的信息都已经被打上了叉,自己后面的这个又是谁呢?

 

“我会放你走。”

 

那个声音又带着安抚性质的落下来,让奈布一瞬间有种被照顾的错觉。原本无精打采的傀儡猛然站起来,兴奋的绕来绕去,摇着尾巴大献殷勤。机械制品做出这样情绪化的表现让人毛骨悚然,背后人的身份不言而喻。奈布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不仅是失血,深层的恐惧让他手脚冰凉。尽管他和杰克有一些私交,但是游戏的规则下对方不会对他做出半分多余的事情。

 

“杰克......”他战战兢兢的念出了这个名字。后者低沉一笑,轻而易举的把他抱了起来,往教堂方向走去。奈布近乎绝望的闭上眼睛,教堂下正是那个牢房一般的地下室,阴暗寒冷,老旧的铁栏上全是锈蚀的痕迹。

 

冰冷的玫瑰和古龙水的味道从对方身上渗出,奈布的脑子彻底清醒过来。他被一个监管者抱着从红毯上走过,尽头是神父用来主持婚礼的殿堂,违和感和不安感在心里膨胀。杰克抱着他的时候是无法隐身的,那么近的距离他能看到对方领口的剪子,和骷髅面具上细小的瑕疵。

 

杰克抱着他在教堂内的椅子上坐下,从旁边的台子上翻出了绷带和消毒水。奈布现在确信他的确曾经是一名外科医生了,处理伤口的手法比自己这个外行娴熟多了。

 

“杰克。”短暂的呆滞后,奈布推了推他:“别浪费时间了,地下室入口在那边。”

 

因为受伤而幅度不大的挣扎并没有造成多大影响,况且本人也没有想逃脱,只是扭过脸不去看人。杰克似乎心情很好,他剪短绷带的尾部后低头凑近奈布道:“我今天得到了手杖。”

 

“什么?”奈布觉得耳朵有点痒。

 

“允许我抱你的道具。”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不配合而恼怒,杰克又把人抱起来,一边解释道:“毕竟庄园的规矩,监管者不能对求生者做出出刀和挂上气球以外的行为。”

 

“抱我?”

 

奈布这才发觉自己违和感的来源:他没有被挂上气球,而是被对方巨大的爪刃好好抱着的。他顺着杰克的腰间看去,那里确实别着一根带着玫瑰花的手杖。平视监管者会随身带气球,今天却没有看见。怪不得杰克今天只是放血而没有碰任何人.......

 

面具被摘了下来,有着好看容颜的监管者对他笑了笑,无言的印证了他的猜测。

 

“我可不想抱除了你以外的家伙们。”

 

奈布惊讶的抬头。兜帽顺着他的动作滑下,四周阴森的环境骤然进入视野。奈布这才发现,杰克把他抱到了地下室。

 

沉重的处刑台静静的安置在墙壁边,上面甚至残余着干涸的血迹。某些不好的记忆涌了上来,奈布死死抓住杰克的风衣:“你说你要放我走的!"

 

“别着急,小奈布。”杰克再度低下头,轻笑起来:“我会遵守诺言,前提是,你得取悦于我,我的小先生。”

02

石墨这里

微博这里

                                                                     【END】

 端午........好的我滚了。

评论(40)

热度(2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