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挑衅者》

游戏背景向。

短打产物,黄佣,微杰佣。

奈布设定是有点黑的。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就不打tag了。

————————————————————————————

那个人类在等着自己。

 

军工厂的烟雾四起,炭火燃烧的声音折磨着身体上遍布的的听觉末梢。哈斯塔的视觉穿过层层雾影,目击到不远处的枯树下站着一个挑衅者。他穿着一件脏污的绿色披风,站在毫无生气的背景里,低着头像是在假寐。

 

他不是这一场游戏的参与者。哈斯塔短暂的思考了一下这个局外人存在于此的理由,但是不能得出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于是他放下了原本在追逐的求生者,脚下的触手翻涌着往前移动。

 

“哟。”那个男人看到他过来,吹了声口哨:“新来的监管者先生。”

 

不怕也不逃,俨然一副老手的口吻。

 

哈斯塔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样貌,灰色的雾气里清晰起来的人,穿着一件边角残破的绿色兜帽披风。便于行动的贴身黑色衣服,勾勒出了他劲瘦矮小的身材。求生者大多不高大,对于哈斯塔来说眼前这个男人堪称矮小。但是他不畏惧自己,这很奇怪。哈斯塔微微低下头,无机质一般的视线中产生了一种冰冷的兴趣。

 

“这个距离可以停住了。”奈布后退一步,做出禁止靠近的手势:“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玩意,但是我不喜欢海鲜。你会说话吧?”

 

哈斯塔无言的看着他,黄衣下的眼球们转动了一周,在奈布不耐烦前缓缓的做出了模拟人类做的同意动作。奈布正要说话时,一根巨大的触手突然拔地而起,上面布满了光泽锃亮的眼球和棘皮动物特有的粗糙表面。

 

奈布被这个触手吓了一跳,迅速后退好几步,半是嫌恶的捂住了鼻子,皱着眉道:“我的天,庄园主的口味真是越来越重了,不靠谱也要有个限度吧。”他厌恶的神情大约持续了三秒钟,然后又用手背擦了一下鼻子,咳嗽了一声:“好了,我是来和你交流的。看样子你的交流水平很堪忧,我有点后悔浪费时间来找你了。”

 

自大,傲慢,狭隘。哈斯塔给这个求生者做出了三个判断,没有任何正面的形容词,但是那仅仅是对于人类的品行标准定义的,对他来说不能构成取舍的标准。

 

【你想和我说什么】

 

信息通过重组,转化,作为人类可以识别的电波频率发射出去,抵达对方的生物接收器。通俗来说,就是脑电波之间的传输,哈斯塔没有通过振动发声,而是直接的把这样的信息送到了对方的脑子里。然后,那个人类的眼神变得很奇怪,依然不是恐惧,而是类似对新奇玩具玩味的表情。

 

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异类而不恐惧?为什么明明是弱小的一方却如此有恃无恐?这很不合理。

 

“看来没有白来。”

 

男人露出一点虎牙,笑了起来。他的容貌很年轻,笑起来颇为明朗,但是和人类所说的可爱一类扯不上关系。哈斯塔想到了狼,那种常常露出尖利爪牙的生物有一双幽绿色的眼睛,瞳孔细长。

 

一把钥匙被抛出,掉在哈斯塔的脚下。哈斯塔冷眼凝视着面前的求生者,他颇为狡诈的眨眼,后退几步,然后摆摆手,转身离开。哈斯塔看到了他的眼镜,不是具有侵犯性的竖瞳,也不是危险的幽绿色,这让他有点不动声色的失望。

 

“求生者宿舍203,我的房间,欢迎光临,先生。”

 

挑衅者的声音走远了,哈斯塔看着脚下静静躺着的钥匙。他无法弯腰去捡起这细小的物件,那个人类是揪准了这一点想让他难堪的。但是怪物有怪物的方式,他移动到这金属物件的上方,支撑行走的数条触手轻而易举的将钥匙卷起,吞进体内。再度一抖袖子,那把亮晶晶的钥匙已经出现在了他色彩迥异的软体双手上。

 

哈斯塔低头,让他体表那些灵敏的信息收集系统能够准确的识别这一物件。金属制品上带着那个人类温热的体温,还有血的气味,和他某个同僚的气味。监管者之间的气息彼此排斥,他尤其能感知到,同僚那特别的,不展示于同类面前的柔和。哈斯塔能够推论出,曾经短暂持有这片钥匙的某个监管者被这个求生者蛊惑了,现在轮到了他。哈斯塔感受到某种陌生的激素自脊背里钻出,久违的在他冰冷的血液里程驰。他对无趣的生物并没有兴趣,但是某些事情却能带来超出生理本身的欲望。

 

如果这是诱饵,那么很成功。

 

比起掠夺一个弱者,夺走强大同类求而不得的东西,更加有趣 。

———————————————————————————————

评论(8)

热度(318)

  1. 苜刎迟陌迟陌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