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杰佣】《倒悬爱人》

现pa灵异死亡元素。
科一培训产物
7K字左右。

——————————————————————————————————————————

【你记得结婚誓词的最后一句话吗?】

【你是说,‘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这句话吗?那是新教婚礼下主持的牧师的台词。】

【啊,没错。我觉得这句话有问题。】

【哪里?】

【不该是‘死亡将我们分离‘,而是分离后开始死亡。】

【完全本末倒置了嘛。】

【也许吧。但是我是真心的哦?】

01

  铜色的机械表,有一些年代感。发条只上过一次。罗马数字构成了一到十二,表盘上有镂空的机械齿轮。长短不一的金属针不同速度的转动,撇开那诡异的液体凹槽,完全是19世纪工艺的产物。

   血液像漏斗里的沙一样往下流淌,填满的凹槽宛如一片猩红的海。

   铜黄色表链的顶端是一张熟悉的脸,只是被倒挂着,头发顺着重力自然下垂。
 
   杰克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瞳孔慢慢恢复原状。

   “你虽然是个鬼,这样未免不太雅观。”

   被批判的人一把捞过挂在他下巴上的怀表,灵活的翻了下来。血液被再次倒置,被填满的凹槽呈现出巨大的枝状。

    【真啰嗦。】幽灵拉低了兜帽,露出一半嫌弃的脸。他依然没有稳稳站在地面上,只是宛如一条游鱼般在空气里随波逐流的飘来飘去。他的衣服下摆扫过杰克的头发,破碎的边角上带着凝固的血迹。

   那个怀表的表盘也随之被染成各种形状诡异的猩红图腾。

   杰克抬起指尖,轻轻碰了一下幽灵。不出意外的,他的手指毫无障碍的穿透了空气。于是他点了点那个怀表,指尖敲击在玻璃上发出低低的碰撞声。

   “这到底是什么?”
  
    幽灵看了他一会,钴蓝色的眼睛往上飘。鲜红色的光芒映在他深蓝的瞳孔里,像是冰冷的海面上浮着一层血雾。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慢吞吞的说,然后又一次倒挂在杰克面前。他的头发像是漂浮在水里的海藻那样微微散开,边缘几近透明。或许是死亡使然,奈布远比生前来得平静阴郁,说话也带着一丝以前没有的慢条斯理,仿佛被某种东西规定了,每说一个字都得细细斟酌。

 

 

“我记得你以前没有带着这个的。”杰克皱着眉说。已经死去的人身上带着这种东西,怎么看怎么诡异。

 

 

【我都已经死了,你怎么还管这么多。】

 

 

白净得没有生气的脸凑过来,幽灵满不在乎的回答。他的指尖轻抚过尚有呼吸的恋人皱起的眉,不经同意的和他交换了一个冰凉的吻。

  

 

 那触觉像是花瓣擦过嘴唇,苦涩又甜蜜,余温里带着一点微弱的冰凉。

 

 

2

 

  奈布死去是在7月13号上午九点半左右,一个热的让人神经质的时间。

 

 

  尽管不太想回忆,但是杰克清楚的记得事情的始末。奈布开车去接他,双向通道的路上,一辆失控的货车从对面直冲过来。以吨计重的庞然大物凶兽一般的扑来,银色的私家车当场报废,而始作俑者相撞后甚至还滑行出了数米。

 

   巨大的冲击力碾碎人的骨肉神经只要短短几秒。

 

 

   等到杰克赶到的时候奈布刚要被抬上救护车。他的脸色苍白如纸,血液顺着额头滑下来,像是魔鬼画上去的印记。身体很完整,但是心脏血管脊髓都碎得一塌糊涂。

 

 

  抢救都不需要了,被确认当场死亡的瞬间杰克几乎晕过去。他面前站稳了脚跟,面色惨白的看着尚有余温的恋人平静的容颜。后续发生了什么记不太清了。记忆里嘈嘈杂杂的,画面浸泡着一层血色。像是有谁胡乱的用伪劣的胶片粘连了上去,破碎而不完整。

 

 

  最终得出的结论,不过是一纸死亡证明而已。

 

 

  但是事情没有就此结束。从足够漫长黑暗梦境里再度醒来的杰克,看到了坐在他床上,带着兜帽歪着头看着他的,半透明的少年。他的衣服边角残破不堪,带着凝固的血迹。像是经历了一场漫长又凶险的流浪。但神情却比任何时候都来得轻松愉快。

 

 

【呦。】他抬起手,露出一个打搅别人的笑容。【总算醒了啊。】

 

 

阳光穿透奈布的身体照进来,光线像是细密纤长的针。他眯了眯眼,泪水不知道是生理性还是感情性的往外冒。

 

 

那个怀表就在他的泪眼朦胧里,像是被点燃了一般的冒出了血色烈焰。

 

 

窗外一片叶子落下,虫鸟的叫声再度响起。

 

 

金属的齿轮开始转动。

 

 

3

 

 

 成为幽灵后奈布似乎对于自己的现状接受得很快,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反抗和平复期的理解了死去的事实。他那波澜不惊的态度对比下,仿佛满心难过的杰克才是死去的人。

 

两个人再度一起生活,平和稳定。杰克觉得这样也好,比起彻底死去,恋人的幽灵存在于身边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他们没花多少时间适应,奈布就以幽灵不必睡觉的优势光速领先了杰克,回到正常生活轨道。然后他开始要求看书,这不可避免的需要杰克的帮忙。就像杰克碰不到他一样,奈布也碰不到包括杰克在内的所有的东西。他们唯一能彼此触碰到的,就是奈布脖子上挂着的那个怀表。那是他们之前的桥梁。

 

 

奈布盘腿坐在地上看书,低着头,兜帽遮住了他大半个头。杰克就坐在他后面,一边给他翻书,一边小心翼翼的把手穿过奈布的臂弯。他清晰的看得见奈布的衣服上磨损,暗绿色的外套染着一些褐色的血迹,毛糙的纤维张开,边角泛着一点不正常的虚光。

 

 

他想起来自己并没有给对方买过这样的兜帽外套,也不记得对方衣柜里有破损至此的衣物。也许是车祸那天造成的磨损?但是对方的身体并没有经历被粗糙的地面摩擦,也没有染上如此的血迹。说到底,他也不记得奈布是不是穿着这件衣服来接他。他对那场车祸的记忆仅限于对方的死因。

 

 

“你以前不喜欢看书的。”

 

 

他极为小心的维持着这拥抱的姿势,仿佛对方还好好坐在他怀里一样。从后看去奈布的耳垂很小,被一些碎发遮遮掩掩。杰克下意识的想去给他剥开,却在触碰到之前停住了。

 

 

【我现在也不喜欢。】

 

 

奈布闷声回答。他回头看了杰克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摇摇头。变成幽灵后他话很少,但是偶尔给出的回答里依然不见乖顺。

 

 

“那为什么要看?”杰克又给他翻了一页。奈布指名要看的书是《浮士德》,理论上这属于奈布最不愿意看的。这本书放在杰克书架上有一段时间了,即使是他自己也是定期看几章,至今并没有看完。

 

变成幽灵后也会有性格变化吗?杰克想,他曾经接触过诸多病例下病人性情大变的情况,比如器官移植,比如久病初愈。然而似乎没有类似案例可以作为参考,或者说幽灵本身就是科学的盲区。

 

奈布的视线在一行字上停留了一会,长久的沉默了起来。直到杰克以为他不会回答了。

 

 

【我要给你一个问题的答复。】

 

 

他说。然后他继续往后看去,心不在焉的往下扫视。看久了,瞳孔尖锐得仿佛能滴出血。

 

 

我有问过你什么问题吗——杰克本想这么问。他看不到奈布的表情,但长久的默契让他感受到了对方平静语气下被隐瞒的焦虑。奈布瞒过他很多事,小到戒严期抽烟喝酒,大到只身而不言一词。然而从未像现在一样,带着显而易见的不安和急躁。

 

 

终归是心疼占了上风。

 

 

“好。想好了就告诉我吧。”

 

 

杰克安抚性的想触碰对方,但是最终还是只能握住了那块连接他们的怀表,将它捂得温热。奈布没有回答,只是神游似的盯着那一处。于是杰克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做成泛旧质感的书页上有一行整齐的文字。

 

 

【仍然拥有的仿佛从眼前远逝,已经逝去的又变的栩栩如生】

 

 

他的心猛然一跳。怀表被松开,在空气中来回摆动,被淹没的凹槽上,刺眼的血色已经漫过了二分之一。

 

 

 

4

 

日历被翻到20日的时候,窗外迎来了雨天。前几日虽然阳光明朗,室外却直带着潮气。昨天甚至地面都是湿的,而今终于爽快的下了雨。

 

 

杰克拉下窗帘,调整了一下室内灯光。由于奈布一直在书房的缘故,他将多数起居要用的东西都搬到了书房,和奈布一起看起了书。

 

工作以后他看文学类型的书的时间就被限制了不少,每天的阅读以数字版面和电子版面占多。杰克一直很想找个时间补足阅读,但是一直忙于工作而疏于安排。再度有时完成自己愿望的时候,居然是在恋人死去后。想想有些遗憾。

 

如果连自己的爱好都滞后了,想必陪伴奈布的时间也在缩减吧。想到这里他看向旁边的奈布,对方居然还在看那本他都觉得冗长的书。

 

“不必要要求自己全部看完的。”杰克轻轻走到他旁边蹲下,看着对方对着密密麻麻文字皱起的脸:“这本书的内容,本来就不是短期可以感受到的。”

 

大约是看久了,精神上的乏累使奈布下意识的打了个哈欠。他眯了几下眼睛,重新收回分出的视线,转而继续看那本浪漫主义抒写的诗剧。

 

 

【我只是想知道,你想追求的东西会是什么样子的。】

 

 

杰克一时想笑,但是又不好怎么解释。他该怎么告诉自己这位不善文学的恋人,文学作品的表现只能是一种创作追求,而非实质化等量化的现实呢?他理解奈布或许是想更多的理解他,但是啃书也不是合适的途径,何况他已经不专注喜欢浪漫主义的作品了。

 

 

他拿走奈布面前的书,在空中扬了扬:“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呢?”

 

 

那双蓝色的眼睛抬起来,略显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奈布没有起身,只是轻轻扭过头。

 

 

【所以你的回答是怎样的?】

 

 

“我的回答么。曾经的我会想要一个充满了理想的海市蜃楼,而现在的我只是想要和你幸福安稳的过一生而已。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和你去国外,去航海,攀岩,冲浪,做年轻的时候可以尝试各种冒险,欣赏你想看的所有风景。我一直想和你去北欧看看的,去挪威峡湾的小镇,冰岛蓝湖,雷克雅未克大教堂,斯德哥尔摩市政厅.......看看极光也好。你可以试一些没试过的东西,鉴赏摄影一类,我会全力支持你的。如果你想,领养一个孩子也行。老了以后一起出去散步,锻炼。买一栋郊区别墅,养一只小猎犬,仅此而已。”

 

 

杰克说的有些快,与平常会留出余裕进行思考的说话方式截然不同,几乎是脱口而出的一大段话,眉眼都带着神采。奈布静静的听他说完这一大段计划,弯起唇角,似乎思考着和对方相同的画面。然后笑完了,他还是摇摇头。

 

 

【但是现在毫无参考性了。】

 

 

杰克知道他是在说他已经死亡的事情。已经成为了既定的现实的话,他也无法反驳。于是他垂下眼,轻声道:“其实去哪都没关系,你还在我身边就好了。”

 

 

可这是最不可能的。奈布想。但是他没有出声,只是任由对方小心的环住自己,一次拥抱就像完成一个祈祷那样虔诚。

 

 

他们好像很久没有这样的拥抱过了。

 

 

“轰——”

 

 

突然,窗外一声炸雷滚过,奈布惊醒一般的抓起脖子上的怀表,手心冰凉。

 

 

闪电让整个房间里的灯光闪了几下。恢复正常后,奈布的神色重归到那种冷漠一般的平静。

 

 

【很晚了。该睡了。】

 

 

“晚安。”

 

 

他们交换了一个并不能触碰到彼此的晚安吻。杰克低下头亲吻奈布的时候,垂眸看了一眼那个怀表。赤红色的液体已经漫过三分之二,勾勒出来的图案是巨大的树干,和浅浅的水面。

 

 

那到底代表什么,他并没有多加思考。只是他那一眼看到了,长短不一的三根指针,正在以不同速度工作着。

 

而它们的方向,无一例外是逆时针。

 

 

 

5

 

 

日历被奈布翻到了27日。

 

 

这一日,天气出奇的热,但是杰克却出奇的想要外出。这个提议并么有得到否定,奈布出来的时候,看到杰克的装束几乎却都是黑色,简直可以当场参加葬礼。

 

 

【黑色吸热。】奈布看了半天面无表情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我还想打把伞。"杰克绅士的打开门,微笑着扬了扬他手中的黑伞:“不知道你怕不怕阳光。”

 

 

【不怕,所以收了吧。】

 

 

简单粗暴的拒绝。杰克把伞插回门后的伞插,跟着奈布往前走去。他看到奈布直接走向车库的时候挑了挑眉——原本他担心奈布心存芥蒂,但是现在看来是多虑了。

 

【开车。】

 

“好的,我的小先生。”

 

车辆启动,很快平稳上路。谁也没说目的地是哪里,但是杰克却清楚的知道应该开往哪里。空调已经打开了,冷风吹进衣领,把原本那点热度散去。大概是幽灵的原因,车内空气显得更加寒冷。

 

开到半路时,杰克突然开口。

 

 

"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个问题。"

 

 

【嗯。】

 

 

杰克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身侧人的反应,确认对方平静后,才慢慢说道。

 

 

“为什么那天会是你来接我呢?我记得,你的驾照被扣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再申请。”

 

 

奈布没有沉默多久,带着一点笑意回答:【这是事后查我违规吗?如果我再被查,是不是要终生吊销驾照了?】

 

 

杰克笑笑:“当然不是。就算被查了,也只是罚款拘留。”

 

 

这简短的玩笑后,行驶再度变得沉默,窗外的风景向后倒去,奈布撑着脸看外面,蓝色的眸子里覆盖着一层灰色的阴影。透过暗色的玻璃看到成列年轻的行道树,叶影婆娑。那些叶片上承载着饱满的阳光。不复刺目,却也没有半分生气。但是即使是这样无趣的风景,奈布却丝毫不厌倦,仿佛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坐车那样珍惜。

 

 

不知道开了多久以后,杰克踩下刹车,拉上手刹,摇下车窗。

 

 

“下车了,奈布。”

 

 

【不用,就在这里吧。】

 

 

杰克怔了一下,点头:“也好。”他松开安全带,和奈布一起看着前方。对向行驶道被白色栏杆分割开,两边车流不息。来往车辆的行驶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到远,变化快速不过数秒。他们停在临时停车侧,没有信号灯的情况下近观着马路。

 

 

又一辆银白色的车辆飞驰而过,奈布才慢慢开口。

 

 

【我想我可以给你那个答案了。关于,你过问我的问题。】

 

 

杰克别过头看到了他手上的怀表,指针指向09:40。

 

 

6

 

 

【我想你已经发现了,这里是个不正常的空间。因为这个不正常的空间,我才能见到你。】

 

从奈布开口开始,周围就像是被浸泡在了一层水中似的。明明隔得很近。却只能听到很小的,被气泡盖住的杂音。杰克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仿佛被无数双手死死按在了座椅上,连微弱的呼吸都要给予剥夺。然而他身边的奈布却自然至极,苍白指甲慢慢泛起健康的粉色。

 

【最开始我只是想来见你。只是和你说话,见到你就可以了。但是见到你之后,果然还是觉得想要为你做一点什么。】

 

把前几日所有省下的所有话语全部放到了此刻说出的感觉,就像是在溺水的最后时分得到了一口续命的空气,竭尽全力吸进肺里那样的不管不顾,畅快到疼痛。

 

【你以前问我,死亡是一场爱情的终结还是永恒。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我不明白你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那件事后我在想,如果我多了解你一点就好了,至少我可以知道该怎么做。】

 

 

其实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我想我可以听听你想的,但是即使你告诉我那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死了就是死了。那之前我不理解那本书,不理解为什么即使是和魔鬼交易,也要去追求。现在也只是一知半解。】

 

不,即使死亡——

 

 

【但是我想回答,死亡对于一场爱情既不是终结也不是永恒,而是纪念。我为死亡而悲恸,但是时间不会就此停住。与你的相遇和相爱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刻骨铭心的记忆。我现在多少理解了你的想法,你原本的,为了我所思考过的未来。已经很好了。即使做不到,我会为你去试试的。】

 

 

杰克眼睁睁的看着奈布缓慢的起身,艰难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然后转下吻他的唇。距离很近的时候,他弯起眉眼极为单纯的笑了。宛若他们见面的第一个早晨的晨曦。柔和又灼眼。

 

 

首先消失的是皮肤苍白的皮肤,就像是墨色耗尽一样的透明了起来,然后是衣服,血迹甚至消退得更快。最后睫毛轻轻颤抖了一下,那双钴蓝色的眼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仿佛光线穿透一千米的水层,露出微弱的光。

 

【我爱你。但是再见了。以及一直以来非常的——】

 

 

最后的声音像是投入了真空,而身形像是被某种诡异的无形之刃切割得支离破碎。但是杰克幻觉一般看到他还在说话,非常大声的,几乎是在吼叫一般的向他传达着声音。同时,挡风玻璃后,正常行驶的车道突然扭曲了一瞬,变成了熟悉至极的一幕。燥热和蝉鸣传进耳朵里,车流上划过的光刺眼得炫目。

 

 

怀表从空中坠落,掉在他的手心。冰凉一片。

 

 

——

 

 

杰克坐在车上,全身没有力气一般的思考。

 

 

他到底想说什么呢。

 

 

  视线目及处,可以看到熟悉的黑色轿车越来越近,速度丝毫不减减慢。车上的驾驶者有着和自己别无二致的脸,因为迎接恋人回家这件事本身而微微扬起唇角,神色温柔。车体的所有仪表都显示正常,方向盘和刹车离合没有半分异样。风从半开的车窗吹进来,撩起他漆黑的碎发。他甚至因为舒适,而微微眯起金色的眼。

 

完全不像是灾难要降临前的模样。但是杰克眼睁睁的看着那鲜红的纹章彻底被浸染完整,鲜血没过了最后的一丝空隙。呈现出的,是倒悬在海上上的生命之树。

 

咔擦。

 

齿轮停止转动,指针倒回09:23,永久停止。

 

声音悉数消失,镜头被无限拉长,有着蓝色车头和白色车身的,庞大的货车一点一点偏出车道,撞破白色的栏杆,冲向迎面驶来的,来不及退让的黑色轿车。

 

漫长而无声的轰响。

 

车毁人亡。

 

————————————————————————————————————————-——

 

 

【你记得结婚誓词的最后一句话吗?】

【你是说,‘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这句话吗?那是新教婚礼下主持的牧师的台词。】

【啊,没错。我觉得这句话有问题。】

【哪里?】

【不该是‘死亡将我们分离‘,而是分离后开始死亡。】

【完全本末倒置了嘛。】

【也许吧。但是我是真心的哦?】

【但是如果真的是双方爱恋的情况下意外死亡,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如果那样,即使是跨越死亡我也要找到你,告诉你这句话啊。】

 

【哪句?】

 

【死亡也不会将我们分离。】

 

————————————————————————————————————————

 

 

啊。

 

 

原来如此吗。

 

 

已经很好了。

 

 

 

7

 

  “你怕幽灵吗,就是死去的人跑到活着的人的世界捣乱发生的现象呢。”

 

 

  正在用手指逐字阅读凸起的文字时,女孩听到同伴这么说。她用神秘兮兮的语气试图勾起朋友的好奇心,但是收效甚微。

 

 

   带着羊角帽的女孩摇摇头,不为所动的继续涂自己的指甲油,头也不抬道:“这种吓人方法已经过时了啦,艾玛。现在的悬疑灵异文都是人比鬼还狠,妖魔鬼怪管理都是公务员体制,走程序的。”

 

 

  “有这种文学吗?”盲眼的女孩微微惊讶,她一直阅读的都是传统文学,对于网络文学颇为迟钝。第一次听到这种设定,感到十分新奇。

 

 

   “哎你也太不配合啦菲欧娜......我就是想吓吓海伦娜啦。”艾玛叹气,趴在桌子上顿时失去了兴致。菲奥娜敲了一下她的脑门:“海伦娜又看不见,你吓她做什么。”

 

 

   女孩嘟着嘴,扭过头闹脾气。海伦娜笑笑,一贯的和事态度:“没关系的,我没那么经不起玩笑。不过刚才菲奥娜说的,我倒是很感兴趣。一直听说死去的人来活着的人身边捣乱,从来没听说过活人去死人的世界呢。有这种传说吗?”

 

 

  “网文那种东西不必要当真啦——”艾玛趴在桌子上拖长声调道:“反正都是大家脑洞yy的产物。”

 

 

  “艾玛说的没错。”

 

 

   眼看海伦娜露出微微失落的表情,菲奥娜又接口道:“不过,我还真的听说过一个东西。让活人去死人那里的。”

 

 

  “好像是,在人死的七天内,不一定会立即被带进死者国度。有些死者会在一个空间里,反复同一段时间地点徘徊。他们所在的时间点是死亡后的第七天,然后这个空间就会一直倒回,回到死亡的瞬间。活人可以用一种东西去这个空间,不过倒回结束后也会被清退出来。”

 

 

   “那然后呢?”艾玛问。

 

 

  “然后就都去该去的地方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啊。”菲奥娜耸肩,撑着下巴道:“这是我很久以前听说的了,记不清具体内容了。”

 

 

   “是怀表吧。能把一切事实倒过来的倒悬怀表。”

 

 

  一直没有太多发言的盲眼女孩轻声说,她在同伴不解的惊讶声里,绽放出一个迟缓的笑容。再度被追问是,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般,她叹息起来。

 

   “我道听途说的。”

 

 

                                                               【end】

评论(43)

热度(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