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杰佣】《我十分感动,然后报了警》

*2k字短打。
*轻松HE沙雕。
*纯杰佣。

奈布追求了隔壁的杰克先生十年。

和所谓的用情专一苦大仇深没什么关系,单纯因为他开始太早——大概是年仅八岁的时候,就在人家门口大声宣布。

【杰克你就从了我吧!】

隔壁正在用手术刀切牛排的艾米丽差点切到手。

若干年后谈起此事,艾米丽女士如是叙述。

【当时我的刀哐当一声掉到桌子上,牛排差点切坏。还好刀没磕出痕迹来。不然我又重新去顺把刀了。然后我打开窗户看到旁边阳台的杰克先生居然点头微笑,当时我就十分感动:能如此坦然的跨越年龄与性别的隔阂,这可能就是爱情吧。然后我报了警。】




据小学同桌中学学姐大学老师的特蕾西说,奈布曾经有因为想快点追到杰克而跳级的伟大想法。

【可是奈布在数学面前智商直线下降。弗莱迪老师当年被他气的上课骂人,唾沫星子落到我桌子上,从此我拒绝和萨贝达同桌。】

【你也没什么机会和我同桌。】正在被补课的初中生奈布幽幽的说:【你这个跳级狂魔。】

【兼职你的补习老师。】

机械天才得意的补充。她一边转笔一边画设计图,任凭昔日青梅竹马在外语的糟蹋下形同枯槁。突然她又转过来,笑眯眯的按住对方的肩膀。

【啊啊对了,如果你要在杰克家里安监视器之类的,随时可以找我噢。】

【我是那种人?】

【你不是。但是我看不下去了。】

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正在做饭的杰克,被迫吃狗粮的特蕾西同学想要起义。





【其实我小时候也喜欢杰克先生。小时候去杰克先生家,可以得到甜点和红茶,听杰克先生弹钢琴,讲故事。记忆里杰克先生是一位非常英俊绅士的先生,喜欢他无可厚非。】

浇花的伍兹小姐笃定的夸赞了一番杰克的绅士后,陷入了往事回忆,拿着草帽叹息起来。

【那后来是艾玛长大了,看清了?】只听结果的里奥无比欣慰的点头。

【不。】园丁小姐沉重的摇头,否定了里奥的思路:【当我撺掇奈布去表白杰克的那一刻起,我就自动成为了一个白炽灯。而现在的话,大概是路灯,给他们的恩爱打光的那种。】

【父亲,论美貌,我可能比不过奈布。】



【我觉得我和杰克这辈子完不了。】

高中的某天,奈布打完球,坐在边上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旁边撩起衣服擦汗的威廉手一抖,猛男失智的看了他一眼。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去追那个老男人。】他无语的拧开一瓶矿泉水,然后把旁边的另一瓶扔给奈布。一群女孩球赛结束了还没走,肉眼可见的对他们的腹肌虎视眈眈。

【谢了。】奈布一口灌下半瓶水,溢出的水和着汗水一起顺着棱角分明的下巴往下滑落,喉结滚动两下,皮肉下的锁骨清晰可见。

【其实我也不想追他。但是以前宣布过要追他,现在又突然无声无息的放弃了,显得我始乱终弃。】

哦,你那是才几岁,没准是他哄你这么说的。威廉阴暗的猜测。然后眼角嫖到一群女生后面额外突出的某个高个子男人。

【我就等他拒绝我,拒绝了我就可以直接结束。但是这么多年,他都没拒绝我。我也很头痛。】

收回视线后威廉翻了个白眼。

【奈布。】

【嗯?】

【去考虑一下用头撞马桶吧,也许可以失忆或者穿越。】



【他声称他是个直男!可是这和幸运儿的女仆装一样毫无信誉度!】

牛仔愤怒的打翻了桌上的复习资料,然后抱头痛哭。

【我兄弟竟然在追男人!而且还没追到手!】

一个大学宿舍的库特把书捡起来,然后坚硬的书脊劈在了牛仔后脑勺,让对方从假哭里发出一声惨叫。

【再不爱惜书别想找我借笔记了。还有,你是瞎的吗,他们早在一起了。】

【可是萨贝达说他没追成功?!】

【他追了个屁。】在床上欣赏通过出卖室友得到的艾玛照片的皮尔森,以一万分的鄙夷回答:【伍兹小姐说他的所作所为连撩人都算不上。】

屏幕上的会话消息又刷新一条,有着工具箱头像的女孩发来下一条信息。

【真是白瞎杰克先生喜欢他这么多年。】





【虽然都是在一起为目的,但是宠和喜欢是两回事吧?】

某天,艾米丽一边修指甲一边说。对面喝茶的玛尔达瞟了一眼她桌上的病历本,厚厚一摞。

【你想表达什么。】玛尔达问。

【我隔壁一个人,喜欢上了一个比他小十岁的小孩。我一直以为他只是宠小孩,但是十年后他们在一起了。】末了,她又补充一句:【我十年前真应该及时报警。】

【如果是从孩童时期就是爱恋意义的话,你的确应该报警。】

【那可不。】艾米丽张开细长的手指,细致的磨平修剪过的棱角:【不过,我猜他是在那孩子十四岁的时候才确实的思考了和他过一辈子的事情吧。】

【所以才又花了这么多年准备,把区区喜欢变成了爱。】





【我觉得不行。】

翻了一遍杰克选好的住址后,奈布坚定摇头。

【我大学宿舍的兄弟关系都挺好的,为什么非得搬出来。】

【和我住条件好一些,我能照顾你起居。而且你天天都怎么作践自己胃的,活该肠胃炎。】

【那是意外!而且和兄弟一起出去撸串喝酒有问题?我又不是小孩了!】奈布皱眉反驳道。

杰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无奈的叹气。

【我倒希望你是小孩……但是你转眼就长大了。】

【但是好在你没有始乱终弃,假装忘记小时候的承诺。】

他弯着眼角笑了。奈布被他这话说的尴尬的别开视线,掩饰性的用手背擦了一下鼻子。

【我也不是因为那种东西而决定留下来的,只不过是明白这话含义的时候已经没法后悔了,就勉为其难的坚持了下来。】

毕竟已经喜欢上了也没办法了。







接到电话的时候特蕾西正从她熬夜几天的工程里抬头,顶着一脸修仙被打扰的怨气。她接了电话后,一拍桌子叉腰站起来,恶狠狠的对前来探望的友人道。

【我他妈又相信爱情了。】

【可是你的语气好可怕。】海伦娜放下杯子问:【怎么了?】

【没事。有两个傻逼结婚了而已,我高兴。】

咬牙切齿的这么说完后,特蕾西慢慢坐下来,颓废的看着自己眼前进度一半的作业纸,头发乱翘。

学机械使人头秃。

恋爱使人暴躁。

【平静一点,特蕾西。】海伦娜温声暴击她:【不能因为自己有成为大龄剩女的风险,就诅咒别人。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特蕾西沉默了一会,然后重新抓起笔建立模型,忍气吞声的干了这碗毒鸡汤。

【理工科的女人绝不认输。】

她在纸上恶狠狠的划下一根拉长的线,然后自己都不知道的展开了眉头,神情柔和而娟丽。

                                                                         【END】

评论(21)

热度(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