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嘉瑞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第一季结尾后魔改产物
设定是由于主办方出问题,积分赛后的一段和谐真空期
ooc预备

——————————————————————

  没得玩了。
 
  看到嘉德罗斯打飞格瑞的时候,凯莉坐在高处一边叹气一边咬着棒棒糖摇头。

   剧情发展非常自然,金惨叫一声追向了自家发小消失的方向,紫堂幻也不由喊着金,坐在幻影龙蜥上追了过去。然后雷德祖玛聚到嘉德罗斯后面,雷德聒噪,祖玛安静。

    嘉德罗斯先是略显茫然的看了对手消失的方向长达三秒,然后眯了眯眼,把神通棍扛到肩上甩出一句“走了”。
   
   
     “欸?就不打了?老大你们不是一般打起来怎么也得拆个地板吗?今天还什么都没打吧?我还没睡着就要走了?”

      一边跟着自家老大,雷德一边嘴不停。直到被嘉德罗斯第二次打断。

     “闭嘴。”

     雷德识趣的闭嘴了,看了一眼祖玛,确定对方不会和他有任何语言交流后又十分丧气的拉下了脸。三人脚步散乱的走在结冰的地面上,频率快的是嘉德罗斯(腿短划掉),速度恒定的是祖玛,有气无力的是雷德。

     这里没有什么人,有人也不会敢拦他们。于是他们就一直这么走着,准确说是两人陪着嘉德罗斯闷头走路。

     连自己这个旁观了全过程的人也懒得管,看来是真的置气了。

     凯莉乘着星月刃慢慢滑翔过天空,朝着嘉德罗斯的反方向离开。虽说这家伙是没有管她,但是保不准待会一棍子就捅过来了,还是越远越好。

     尤其是这个九岁儿童因为打架原因智商下线的时候。
 
    
————————————————————

     嘉德罗斯的年龄从来不是秘密,就像他的体重一样,一直被多数人内心腹诽。当然,他们也没有胆子说出来而已。

     反正作为王一切都是完美的,体重再重个三位数放在那嘉德罗斯也是完美的,没人敢质疑。

     除了格瑞。

      起因是某个休战日格瑞从超市里走出来,手里提着一箱牛奶,在门口看到了半张脸埋在围巾里的嘉德罗斯,一个人站着。

     手里一大袋垃圾食品。

     格瑞和他并不想扯出半毛钱关系,打算绕过嘉德罗斯。自然的,嘉德罗斯就把神通棍横在那不让他走了。

     “你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嘉德罗斯抬头看他,一双金色的眼睛锐利逼人。

     “我没有那个意思,还有你挡我路了,嘉德罗斯。”

      “废话,你看我像是无意挡你路的样子吗?”

      “……”他还真不知道。

       这真不能怪格瑞。嘉德罗斯163,格瑞173,十厘米的差距加上嘉德罗斯那头垂在额前的刘海,他实在看不到那个包子脸上是什么表情。

      他倒是希望那家伙一开始就没看见他,那样就能审下他回住处换掉冰箱里要坏的牛奶的时间。只是这么久了,名为嘉德罗斯的物种对名为格瑞的生物的探测精准度惊人的高,高到看到一片衣角就能揪出他待在哪里的程度。

      格瑞叹了口气,不抱希望的交涉:“你能不能让我把东西放回去再打。”

       “噢?看来在你眼里,牛奶比我重要?”嘉德罗斯显然把得寸进尺当成了自然而然的权利,凑近来,咄咄逼人道:“格瑞,我要是在这里就毁了你的牛奶,你会不会立刻和我打起来呢?”

      “这可是商业区。”话一出口格瑞就意识到了这毫无说服力,直接打穿凹凸大厅的人,怎么会在意一个超市的毁坏。准备下一句话补充时,他正巧看到嘉德罗斯饶有兴趣的脸,手上的快餐食品晃荡着,一副坏心思得逞的模样。

     于是出口的话硬生生变成了“嘉德罗斯,再吃这种垃圾食品你迟早会超过200斤。”

     当时嘉德罗斯愣了一下,脑回路一时没跟上。

     “而且不喝牛奶长不高。”格瑞十分认真的补充。

      长不高。

      空气都安静了,所有人呈现出微妙的静止状态,目光集聚在两个人身上。

     在旁边买水果的紫堂因为反射弧过长而险些跟不上节奏摔倒。等到他稳住身子扶好眼镜时,对No.1说着宛如“你是个矮子”的潜台词的话语的No.2还站在那里,没被大罗神通棍直接打飞出这个星球。

     然而一直对自己的身体素质拥有无可匹敌的自信的嘉德罗斯并没有出现大家所料的发飙反应,相反他只是不屑的笑了笑,傲慢的回答道:“渣渣外形再大也是渣渣,我根本不需要这种没用的东西。倒是你,天天喝牛奶,是还没断奶吗?”

     生气了啊。有人这么想着。

     嘉德罗斯是任性自负的人,但绝不是刻薄的人。对格瑞作出这种尖锐发言,只能说明他生气了。

     然而格瑞眼睛都没眨一下,一脸平静:“与你无关,还有让开。”
     
     “……”

     在所有人都考虑要不要跑路的时候,两人对视三秒后,嘉德罗斯眨了眨眼,收回了神通棍。有着黑色星纹的脸埋进了围巾,回到了方才见面时那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的模样。
     
      “只有这一次,格瑞。”

      嘉德罗斯鼓着脸,不高兴的神色全都埋在了和他发色一致的围巾里。

      “噢。”

     从头到尾都是那副面瘫脸的格瑞,波澜不惊的点点头,十分自然的走了过去。擦肩而过的瞬间(等等那个身高差好像做不到这种高难动作)嘉德罗斯虽然闭着眼,却暗自用力的堵住了他。
     
    格瑞:“……嘉德罗斯。”
     
    “嗯?”睁开右眼邪睨着对方。
   
    “给你。”一盒牛奶扔了过来。
   
    “哼,你以为…”

    嘉德罗斯用一个很帅很高冷的姿势接住了那盒牛奶,然后转头发现格瑞不见了。
   
   某个九岁儿童意识到自己被骗的瞬间愤怒的想把牛奶捏爆。虽然他确实捏爆了。

    但是,嘉德罗斯大人还是有基本的诚信的,未来的王一言九鼎,放过了就是放过了。只不过回去之后宅在家里猛刷了一天的游戏又是后话了。
   
————————————————
   
   
    现在,事情回到刚才,嘉德罗斯打飞格瑞的以后。
   
    径直回到凹凸大厅,扫视了一圈没发现雷狮海盗团的人,想了想积分赛也结束了,刷怪都没有了,无法最后的乐趣也失去了的嘉德罗斯感觉到了无聊的极点。

    最后嘉德罗斯决定无理的把他无聊的来源归罪到格瑞的头上。如果格瑞没有虚弱到被他打飞的话,今天本来就该是当初约好的武器修复后的比试时间。

     鬼狐天冲的事他大抵还是从祖玛雷德那里听说了,用他的话来说渣渣就是渣渣,怎么挣扎都改变不了命运。但是那家伙能伤到格瑞实在出乎意料,虽然这大半是格瑞旁边那个渣渣朋友的功劳。

     兴致冲冲跑去比试的时候,嘉德罗斯直接无视了格瑞改天再打的要求。虽然他看得出当时格瑞状态不好,但是就如他对自己十分自负,他对格瑞的实力也抱着自负一般的信心。

     结果就如凯莉所见那样,单方面的压制之后,直接打飞了。

      当时嘉德罗斯盯着地上的血,实在是没能相信一个人能吐这么多血。

       当然这个“人”的范畴是指他看得上的存在,渣渣就免了。
   
    准确来说,他从没想过那种鲜红色的液体能这么大团的从格瑞的身体里涌出来。他一直嫌弃格瑞苍白的皮肤,就和格瑞嫌弃他身体里燃烧的战斗欲一样。
   
    就和他们属性相斥一样,格瑞是寒冷的冰,他是炙热的火。他们之间是一条不稳定的温度带,六分嫌淡,七分过火,从来没有恰到好处的五分之说。
   
      嘉德罗斯躺在自己的房间,看着天花板上沉甸甸的水晶灯。那些光线在被雕琢好的水晶内部折射发散,闪亮如集聚的星群。

      还在培养容器中时嘉德罗斯就喜欢这样看天空中的星星,但那并不是作为一种审美对象,而是未来要征服的目标。

      只是很久以后,处在其中一颗星球上的时候,再去凝视这些存在是又有了一种奇异的感受。那并非当初豪情万丈蔑视一切的征服欲,也不是长久以来厌恶又坚持的责任,更不是什么被美吸引的可笑感觉。他隐隐觉得这种感情他体验过,却从未臻至明了。

   如果说迄今为止的掠夺与征服是因为与生俱来的职责和旺盛的战斗欲,那么对于与自己毫无干系的存在产生的武力征服以外的欲望是什么呢?

   他并不清楚那是什么,没有人教过他。嘉德罗斯所接受的以万计的文本资料里从来没有叙述说这样的感觉的措辞解释。

   只是,它真实存在于那颗人造的心脏里,随着每一次收缩舒张起搏跳动着。一次,一次,越来越恒定温暖。

——————————————————————
    格瑞再次出现在超市时,大约过了一个星期。
   
    凯莉一边感叹着“你们这些排名前几的怪物真是体质都很变态啊”一边把货架上的商品往购物篮里扔,凭借着“在No.2受伤期间提供了昂贵的药品”这一理由她有权让格瑞给她清空一次购物车,然后在给她当一天跟班。
   
    积分赛停止后,原来积分商场的很多商品都下架了,除了必要日用品外很多东西无法购买,凯莉能在这时候大方的提供高价值药品难能可贵。格瑞并不喜欢欠人人情,而且这人对金照顾颇多,所幸便直接答应了这个热爱作弄人的魔女的要求。
   
    于是凯莉在前面悠闲的踱着步子,格瑞在后面安静的扛着大包小包。她自然不会对购物搬运这种事感到困难,只是在享受着使唤高级帮工的得意感罢了。

    遇到嘉德罗斯是始料未及的,尤其是对方顶着厚重的黑眼圈的状态。
   
    凯莉似乎突然明白了这几天突然出现并且像坐火箭一样蹿上好几个她正在玩的游戏排行榜第一的用着金色头像和嚣张id的家伙是谁了。

    没等嘉德罗斯甩出“你又和渣渣混在一起啊”的开场白,凯莉下了一个明智的决定——遛了遛了。

    走之前不忘用她万能的道具包把所有东西搬运走,毕竟这两个人打起来,她不敢保证自己的东西全都完好无损。
   
    (格瑞:mmp,你能自己搬为什么非得折腾我。)
   
    于是就变成了格瑞不得不面对嘉德罗斯的状况。
   
    认命的走近那个满脸写着困字的修仙儿童,格瑞低声问:“雷德祖玛没跟着你?”

     嘉德罗斯这才恍恍惚惚的抬头,抬起眼皮,聚焦瞳孔确认面前这个人的身份。

     嗯,熟悉的白色莴苣头,

     “格瑞。”他声音略带沙哑的唤道,眼皮又开始下沉,身形摇摇晃晃。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不能互相攻击,你这家伙恐怕得被偷袭致死把。”

     一天之内二次认命的格瑞,伸手扶住嘉德罗斯。似乎是找到了依靠点就彻底松散了,嘉德罗斯直接趴在他胸前睡着了。

    为什么比起修养了一个星期的自己,这家伙更像大病初愈的样子?而且明明该是那两个跟班的工作,反倒落到了他头上?

    已经不知道怎么吐槽自己对手的格瑞只好捞起嘉德罗斯,扛在肩上。

    现在他终于相信嘉德罗斯有130斤了。

    以及,他不得不开始了一天之内的第三次认命。
   
    ——————————————————
    嘉德罗斯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凌晨。
   
    格瑞最终没找到雷德和祖玛所在的地方,也不放心把这样的嘉德罗斯扔在那,最后只好把他搬回自己住处。
   
    嘉德罗斯的住处他并不知道,也许知道但忘记了,同样嘉德罗斯也没来过格瑞的住处。要说谁来过这里,嘉德罗斯还是第一个。
   
    把130斤儿童扔到了床上后,格瑞明智的选择了睡沙发。嘉德罗斯的睡姿实在不怎么样,这一点是格瑞亲眼目睹的,比金还要差。(嫌弃脸)
   
    于是嘉德罗斯终于从漫长的睡眠中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他第一件事是猛的跳下床,第二件事是化出自己的武器。
   
    在他做第三件事前,格瑞的声音传了过来:“嘉德罗斯,你醒了?”
   
    灯光亮起,格瑞站在门口,一只手还按在电灯开关上。
   
    嘉德罗斯眯起眼,问:“我怎么会在这?”
   
    “昨天在超市门口,你睡着了。”
   
    “……”尽管第一反应是不信,但嘉德罗斯的海马体录入了某些记忆片段并且忠实的呈现了出来,最终他放下了棍子,脸上挂着不高兴的表情。
   
    由于格瑞之前睡觉时把他围巾抽了,现在那张包子脸上的表情十分完整,不知怎么的,格瑞萌生了一种想笑的感觉。但是他忍住了。
   
    “算我欠你一次。”嘉德罗斯闷闷的说。这次他没提打架,恐怕也是一并想起了当前的状况,因而兴致索然。
   
    当格瑞从微波炉里拿出热好的饭菜时,嘉德罗斯的肚子已经叫了一阵了。
   
    然嘉德罗斯对着这被他排除在食谱以外的东西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与抵触情绪。他撇过头嫌弃道:“我不要,你给我去买汉堡和可乐。”
   
    “嘉德罗斯。”格瑞加重口气:“我不是你下属。”

    (嘉:你的意思是要打一架咯?)
   
    一天妥协三次的经历让格瑞激起了脾气,说到底他原本就没有对嘉德罗斯负责的义务。然而这次终于不是他再退让了,嘉德罗斯小声的“切”了一声,然后慢慢坐下了。

     (期间格瑞同学友情提供一杯热牛奶)
     
     “你,”斟酌了一会,格瑞吞下了嘴边的问句,改成了一个提议:“联系一下雷德和祖玛吧。”
    
       “急着赶我走吗?”
 
      嘉德罗斯也没看他,只是一贯的逼人口吻,说出的每个字都硬得像针。

        格瑞寡淡的“嗯”了一声。

        然后两人聊天没了下文。

        最后嘉德罗斯愤愤的戳着煎蛋,恨铁不成钢的说:“格瑞,你多说两个字死不了。”

         格瑞先是安静了一下,静到嘉德罗斯以为他不会回答了的时候,才低声说:“有空指责我的话,你还是快点回去比较好。淘汰赛开始的期限并不明确,你这个状态令人堪忧。”

       “这算是关心吗?”

        “是警告。”

        “切。”

        嘉德罗斯离开座椅,三步两跳就到了门口,算是耐心的扭开锁,离开之际回头看了站在原地的格瑞一眼,甩下一句惯例般的话就走了。

       “淘汰赛,别让我在看到你栽在什么不入流的渣渣手上,否则我可是会杀了你的。”

——————————————————————
就先写到这里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