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猫》 (八)

实验进行了一个月,光是理论讨论就花了那两位天才的女性一个星期,然后她们又实践了足足半个月,虽然没有过很多争执,但废弃的计划和材料一堆又一堆的往外推。那两个人仿佛忘却了时间,一天就睡四五个小时还精力充沛。只是作为旁观者的罗曼总有一种错觉,对于她们来说,救人似乎不是第一位的,她们沉迷在了更学术的兴趣里。

而对于罗曼来说,那真是段又长,又艰涩的时间。在实验室里忙的热火朝天时,罗曼在遣散迦勒底的居民。

这个地方已经维持不下去了,被称为流亡庇护所的迦勒底看似遗世独立,宽容的收留着不被世间容纳的人们。但它终究是一个被遗忘的流离之地,能被保存至今全然靠那个梅林加强过得天然结界。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梅林不在了,结界衰败了,整整三年全靠他和达芬奇修修补补。三年内他早就做好了这个结界随时消失的准备,并且告诉了所有迦勒底的居民。即使斯卡哈不打破它,它也存在不下去了。

也许对外面的人来说,只是一个名词消失了,再也不会有人提起旮旯底这个滑稽的名字,只是不会再有人迷路,原本就荒芜的大地又多了一块而已。

建筑坍塌,花木枯萎,居民离去,仅仅数日,迦勒底荒芜得只剩下最初他们建起的那老旧实验所,这是这个地方唯一的真实。咕哒子没有地方可去,罗曼把她接了回来,住在一间休息室里。她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哭泣也没有吵闹,只是有时会跑去保存卫宫和库丘林身体的实验室看看,隔着玻璃说妈妈桑大家都走了,可是没人来接咕哒子。

卫宫当初接手咕哒子时承诺过一定会有人来接她的,大概只是安抚小孩子,但是咕哒子相信了。罗曼把咕哒子领走,说卫宫不会骗你的,接你的人还在路上,你可以等他醒了问他。小小的女孩又问他什么时候会醒呢,她想被接走前和卫宫道别,医生说快了。然后她歪着头想了想又说会有人来接妈妈桑吗,医生停了一下说卫宫是大人了不用人接的。

“可是妈妈桑,很孤单啊。”

罗曼没有再回答了。

根据那两位的说法,醒来后的卫宫会被分到两个载体里,一个是作为妖怪的虚体,承载了他所有记忆和感情,以及那个诅咒。另一部分则是作为人类的实体,但是会失去除了基本人格外的一切。如果成功了,那么醒来的卫宫什么也不会记得,无论是否有人接他,他都是孑然一身独自一人了。

来到迦勒底的人都是无处生存的异类。这样的卫宫,从来都没有接纳他的地方。作为人重生,反而是完成了他一直希望的事吧。

一个月后,原本的迦勒底彻底不复存在,四面都是荒芜。在保存的粮食吃尽前,两个女士完成了她们的工作。是在一个下午,一身白大褂的斯卡哈拎着两个男人走出来,面色不改,眼底下却一抹明显的青黑,原本顺直的头发也毛糙了不少。随后走出来的达芬奇比起她来没形象了很多,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一身颇有些乱七八糟。罗曼对此已经见怪不怪,达芬奇虽然一直主张保持优雅端庄的外在,但是一沉迷起一些事情时,什么德行都表露得出来。

罗曼帮忙接过卫宫,问了几句基本情况,得到安心的答复后就没问了。斯卡哈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外面的自然光,对与来时大相径庭的环境毫不惊讶。

“看来你做完了工作了,接下来要搬家了噢,罗马尼?”达芬奇扶了扶因为匆忙而未取下的眼镜,想到了什么又问道:‘咕哒家的孩子被接走了吗?被谁接走的?“

罗曼回答道:“是那孩子的哥哥找到了这里,他们家只有这一对兄妹了。"他看了看一眼不发的斯卡哈,又问道:“这两个人怎么办?你要把你的徒弟带回影之国吧?”

斯卡哈摇摇头:“他发过誓,离开绝不回来。不过他的身体被侵蚀得有点严重,没个几年恢复不来。我随便找个地方把他封印了就是了。至于那个人,你们想办法安置吧。”

罗曼的表情仍然很迷惑,达芬奇十分心有灵犀拍拍他的肩膀眨眼:“你现在看到的是作为人类的卫宫亲,估计过几天就能醒了。而作为妖怪的那一部分,会被斯卡哈带走。”

“带去哪?”

“和我那笨蛋徒弟一起封印起来。”斯卡哈回答:“诅咒寄付在虚体上,虚体最后会解体。反正他也不想当妖怪,把这一部分摈弃掉不是更好吗。”

罗曼还想说什么,但是他看着卫宫眉心的皱痕,他又一次闭嘴了。

比起让他死去,擅自让他重新活过来更好吧。

就算代价是舍去他以前的一切。


托达芬奇那些小玩意的福,虽然行李很多,但是收拾行李很快,最后离开时整整两辆车才装完。

卫宫的身体仍然保存在隔离柜里,他脸色很苍白,但是生命体征都一一恢复了正常。达芬奇扶着眼镜看了一会地图,神采飞扬的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说我们去这里吧罗马尼!

她似乎永远都不会悲观与疲倦,不管经历了什么第二天都是元气满满的模样。罗曼揉了揉因为搬了一天东西而酸痛的肌肉,看也不看的默认了她的选择。

路程很长,达芬奇精神抖擞的开着她得意的改装车,大声的放着罗曼不太喜欢的不知道哪个时代的古典音乐。罗曼顶不住困倦在车上睡了两个多小时,醒来才开始细细的查目的地的资料。

“在这个地方定居的话,又要和村民培养好关系啊。但愿不是什么排外的地方……”罗曼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叹气:“能不能不要每次外交工作都丢给我。”

“但是罗马尼除了这一点外没有任何长处了!”连续开了几小时车的达芬奇依然神清气爽并且一针见血的回答了罗曼的问题。

“你也太伤人了!”

回答他的是一串欢快的笑声,对方单手扶着方向盘笑得没心没肺。

罗曼泄气的往后一靠,陷在座椅上问:“那卫宫怎么办?”

“这个呀,”女士嘴角勾起势在必得的笑容。她目不斜视的抬手把一本精装书丢给副驾驶座上的人:“有个总是翘班的家伙得上班了。”

罗曼翻开书,刚想提问,从车窗里冲进来的风吹得书页哗哗作响,他还来不及看清里面的东西,就有一个夹在书本里东西被风卷出了车窗。

他打了个喷嚏,后知后觉的嗅到书页间残留的花香。


“你是这里的守护者。”

“因为村里被怪物袭击,你去剿灭怪物,一直没回来,后来被发现时已经昏迷不醒了。”

“是的,你一直生活在这里,没有离开过。”

“你的双亲也是守护者,但是你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离开了。”

“现在你终于醒了,快点好起来吧,大家都再等你。”

欺骗的魔术师低语着,不紧不慢的为他人编织出新的谎言。他的声音干净又温柔,随着轻柔的花香渗入空白灵魂的梦境。

再次醒来,那个人眼里不再有悲喜,取而代之的是困惑与平静。

名为卫宫的,骄傲又别扭的猫,从此消失在所有人的世界里。

执弓负剑,这一次,他终于不在为自己的立场而痛苦。

只是那些悸动的心意,那些曾经被填补过的缺失,就如梦里渺散的花香,倏然失去,无迹可寻。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