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爆冰】《忘》

补档保存//

————————————————————————————

夏天的燥热的蝉鸣。

 

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刺眼的光从树叶里落下来,细碎的光芒像是玻璃片散落,无法捡拾的凌乱画面。似乎是某个午后的转醒的场景,日光毒辣,脸上有一块区域传来阵痛。

 

【你最好待着不要动。】

 

熟悉的话语,从旁边坐着的人嘴里说出来,单调的在空气中弹跳几下,尾音打着卷飘进被酷热浸泡的意识里。他离自己不过半步的距离,穿着再寻常不过的校服,侧着身子,一头白色长发铺散在背后。

 

【打篮球被撞到头昏倒,真是太蠢了。】

 

在笑。刹那的语气淡淡的,但是心里在笑,因为自己出丑的样子。湮灭困惑的眯起眼睛,同伴那雪色的长发在过于明亮的环境下有些刺眼,散落的时候像是某种成捆扎好丝带从根部开始散架。莫名的联想到它在水底的时候,铺散成大片白色丝线的样子,以及膨胀的血色。

 

想到了很奇怪的景象,是睡糊涂了吗。

 

【湮灭。】

 

他回过头来,面目在阳光下因为强烈的光线而不清晰。

 

【被球砸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原来是这样吗,因为被球砸到所以昏过去了吗?为什么一下子忘记了前因后果呢。那时候在想什么,想不起来啊。

 

【是不是又在看着球场外的漂亮学妹发呆?】

 

不对吧。不是这件事,应该是其他的,更重要的事情。比如说和你有关的。

 

【一直这样,你真是毫无变化啊。】

 

说话的人不经意的撩起头发,露出尖尖的耳朵,和白皙得没有血色的皮肤。在阳光下接近透明的颜色,好像画面上依靠墨色勾勒的身形,一下就要消失了似的,忍不住的想伸手去捞他一把。但是手停在半空中的时候又想,不会这样,他是有血有肉的活人,皮肤下有血管和神经,所以不会就这么消弭。

 

【偶尔也要想些别的吧,湮灭。你是不是又忘记了什么?记性越来越差了啊。】

 

忘记了什么了。看着一成不变的天空感到困惑。躺在了因为气温而燥热的草地上,身边坐着神色淡漠念叨自己的发小,真实感在平静的表象中浮沉。能捕捉到的细丝末节在脑海里悄然扩散,意识像宛如一面深潭,水底悠悠冒出的气泡,在接触到空气的时候悄然破裂成浮沫。

 

到底有什么东西被遗忘了,想不起来。

 

【为什么不说话了?累了吗?我陪你去医务室吧。】

 

说着就来拉起自己,手心冰凉。

 

【你什么时候这么重了,拉不动你了。】

 

对方这么抱怨起来,于是忍不住的想反驳:这不是我的错啊,毕竟你都——

 

想这么说,但是思维到了某个节点就被掐断了。愈发困惑的想,难道自己真的如同对方说的那样记性变得很差了。还是有谁故意的剪掉了自己重要的记忆,以至于完全无法回想起来呢。

 

【湮灭,你——】

 

眼前恍惚了一瞬,突然就失去了那个人的声音,画面也模糊成黑白的雪花,伸手触摸也没有实感,呼唤也得不到回应。如同坏掉的电视,怎么敲打都没有变化,毫无反应。存在于屏幕那一边的人得不到自己的生息。

 

为什么会这样,他到底忘记了什么?需要快点想起来,否则事态就会变得无法挽回。

 

绞尽脑汁的想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或许漫长或许短暂的晕眩后,头脑再度清晰了过来,存在的实感从四面八方包裹过来,宛如潮水淹没了皮肤。欣喜的抬头看去,画面似乎没有多大变化。

 

是那个人平静的脸,和垂落指尖雪色的长发。他温和的笑着,胸口处有着大片的血色,宛如无色液体底部的红烟向外扩散,膨胀的血色。

 

【你又没救回我啊。】

 

 

————————————————————————————————————

回想起来了,大片的记忆宛如疯狂涌现的气泡,不断的从黑洞般的源头冒出。

 

“你在哪里?”【刹那永恒死亡】

 

“迟到了,抱歉。”【刹那永恒死亡】

 

“你生气了吗?我不是故意的。”【刹那永恒死亡】

 

 

“稍微解释一下啊。”【刹那永恒死亡】

 

 

“我不喜欢夏天呢,这种躁动感。”【刹那永恒死亡】

 

 

“你也觉得很不舒服吗?”【刹那永恒死亡】

 

 

“啊,只是有些烦躁啊。”【刹那永恒死亡】

 

 

“为什么盯着我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刹那永恒死亡】

 

 

“害怕?为什么?”【刹那永恒死亡】

 

 

“和你待在一起的话,去哪里都没关系。还有,有空调就好了。”【刹那永恒死亡】

 

.........

 

【刹那永恒死亡】

 

颤抖摊开手心,看到了逐渐融化的冰片,多余的水顺着指尖缝隙流淌,坠落。

 

想起来,某个夏天,一起约定的日子里。

 

刹那死去了。

 

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