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陌迟陌子

各种意义上都是第二次了。

被朋友提起以前看过的一本书突然脑子就有了某种梗。

年下奈布(十四岁左右?)在隔壁不问世事的杰克先生家学琴,奈布很有天赋杰克也挺满意,彼此相处都不错。两人过了平和的一个月。

某天奈布衣衫不整的到了杰克家,说自己遭到了陌生人猥亵很害怕。杰克很惊讶就安抚他,然后奈布顺势勾引他上床但是被杰克拒绝了,而且略带警告的回复了奈布。

奈布一言不发的拉上衣服离开了,然后第二天奈布父母打上门来唾骂杰克是个强奸犯变态并且要报警,虽然证实没有侵犯奈布但是附近都流言四起说杰克是猥亵儿童的变态。

杰克感到不可理喻,但是懒得去处理这类事,于是结束他的养老生活搬走。搬走那天他看到奈布在窗后远远的看着他,眼神很冷。于是杰克走了。

几年后在某个音乐学院的音乐室,杰克又一次见到了以优异成绩考进来的奈布,他是奈布的主考官。出于某些原因奈布的演奏失误了好几次,杰克直接给他判了低分。他猜测这一次奈布还会不会用某种手段去诋毁他,但是和很多年前一样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后来杰克还是让奈布过了考核,只是两个人没什么接触机会,见到了也避而不谈。终于某一次独处,杰克找到了机会和奈布提起过去那件事,他以为奈布会找借口解释或者怎样,但是奈布说,没错,当年就是我散播的谣言。我从一开始就对钢琴没兴趣,我只是冲着你去的。

杰克感到好笑又恼怒,问奈布现在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奈布说不为什么,自然而然而已。杰克说你不想对我说点什么?

十八岁冷漠得孤僻的奈布说,我对你没兴趣了。

杰克:巧了,我对你感兴趣了。

就是脑一下,大概是不会写的(合掌)

评论(27)

热度(243)